星期五, 九月 30, 2016

新加坡博彩的历史

读一读新加坡博彩的历史, TOTO, 4D很有趣, 原来当初新加坡政府利用它来筹募基金, 建立国家体育馆的。

新加坡博彩公司每收1元赌注:

--67%将被拨出来充当奖金;
--2%则为新加坡博彩公司的运作成本
--31%用来支付税务,盈余的交给新加坡赛马博彩管理局(Tote Board)

这让我眼界和思路大开!

原文出处: http://www.wanbao.com.sg/local/story20140811-34880


全文:
本地的博彩,指的不外乎是“多多”、“大彩”和“万字票”,这几个名词让人耳熟能详,可是,大家懂得“玩”之余,对它的过去又知道多少?

你是否还记得,本地第一张大彩是在什么时候发行的?当时的奖金是多少?

你又是否知道,新加坡的多多,原来跟7个保加利亚人有且密不可分的关系?而在电脑普及化之前,多多又是如何靠人力,一张一张核对的呢?本篇大特写,带你走一趟博彩史,重温当年的一些趣味十足的点点滴滴。

赌,一直存在你我周边。不信?你可以随便“捉”一个人来问问看,此人或许不懂英文,A、B、C都可能无法念到Z,但只要你提起万字票,“iBet”这个词,他大半都能念出口!

赌,是长期的社会问题,英国殖民地政府深知这点,所以早在1929年就颁布了禁赌条例,除了新加坡马会的赌博活动之外,其余一律犯法。然而,即使有了禁令,坊间的非法赌博活动依旧猖獗。

在长堤彼岸,各类赌博活动却持续蓬勃发展,地下厂有4D万字票,吉打马会和彭亨马会也各出奇招,推出彩券、2D和3D万字票,甚至给予下注折扣。到了1959年,马来亚彩券的头奖奖金甚至调高到35万元,导致国人踊跃到对岸下注,每星期就有大约25万元流失到对岸。

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新加坡马会盈利大受影响。

另一方面,新加坡的非法赌博活动日益猖獗,非法赌博涉及的款项估计达1亿2500万元,这笔“黑钱”所应缴交的大约4000万元税务,也是政府的损失。

摆在眼前的事实,让新加坡政府不得不重新检讨对博彩采取的一贯立场。政府要遏制非法赌博活动,要提供合法管道让大家解解赌瘾,同时又为国家带来可观的收入,于是,新加坡第一个4D万字票终于在1966年5月,由新加坡马会正式推出。

当时的彩金,每下注1元,奖金高达2000元,远比3D万字票5毛赔300元的赔率高出许多。难怪4月开始收注时,位于罗敏申路的马会天天爆满,下注人潮多到造成交通阻塞。

首个彩券1966年开彩

1966年,刚独立的新加坡,需要大量资金建设基础设施,兴建国家体育场更需要一批可观的资金。政府于是通过临时法令,允许新加坡马会推出“新加坡彩券”筹集资金。

经过了一波三折,新加坡彩券总算顺利推出,并在1966年12月11日开彩。

当时的彩券价格是每张1元,头奖奖金35万元。与此同时,马来西亚方面也宣布把头奖奖金提高到40万。尽管如此,新加坡博彩史上的第一期博彩,还是取得了大约150万元的盈利。

12月22日,马来西亚政府宣布禁止在马国售卖和拥有新加坡彩券,而在这之前,新加坡也已下了禁令,不准售卖马来西亚彩票或马会的彩券。

第二期的新加坡彩券在1967年1月29日开彩,而自此以后,开彩日每隔4到6星期举行一次。

西方取经 推出多多

在新加坡彩券酝酿推出的同时,财政部成立了委员会,专门管理和管理公共彩券的经营。也在这一个期间,本地博彩跟保加利亚扯上关系。

那是1965年,我国刚独立,惹兰勿刹体育场根本不够用。在那段期间,两名保加利亚体育教练受聘在本地协助发展足球和篮球运动,时任总理李光耀出访保加利亚,保加利亚的贸易团过后也到访本地。

根据新加坡博彩公司1998年出版的丛书《Just A Little Flutter》的记载,当时的社会事务部和文化部长奥斯曼渥(Othman Wok),跟保加利亚代表交谈时,谈到保国通过发行国家彩券筹集体育资金一事。我国政府事后派人到保国进一步了解了整个运作模式,财政部长吴庆瑞更在1967年12月的国会上,第一次提到了发行国家彩券。

翌年3月,7名保加利亚代表来到我国,策划推出国家彩券,其中4人过后继续留在新加坡当顾问。1968年5月23日,“新加坡博彩私人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推出了“多多”这个家喻户晓的数字游戏。

最初挑战:多多很难赢

万事起头难,多多亦不例外

多多刚起步时有49个号码,公众必须测中其中6个才会中头奖,但大家很快意识到中奖几率只有1300万分之一,奖金又不高,所以都裹足不前。博彩公司于是加以调整,只要测中5个号码就能赢取至少10万元的现金奖,假使第一和第二组奖金没人赢取,下一期的多多奖金就会增加5000元,直到20万元的顶限。

摇珠开彩如一场时装秀

多多博彩推出初期,由于不熟多多,下注者买多多时难免会问东问西,卖的人得费尽唇舌解释游戏规则,并面对没耐性乱发脾气的顾客,很多销售代理因此放弃执照,才过了半年,就有超过102个销售代理退出卖多多的行列。

于是,博彩公司便在全岛各地设立多多亭,还聘请兼职员工,在周末和公定假期到商展、博览会和组屋等处售卖多多。然而,多多亭的广泛设立却引来批评,被指鼓吹赌博,简陋的小亭子摆在巴刹和街边也有碍观瞻。这些多多亭过后陆续拆除。

老一辈的多多迷,对于1968年6月9日,在维多利亚剧院举行的第一次多多摇珠开彩或许还有印象。一个个模特儿身材、身穿迷你短裙和高跟鞋的女郎,在舞台上排排站,每摇出一个号码,其中一个“佳丽“就会举起写着相同号码的牌子,走到台前示众,过程有如一场选美秀。


推出首数月反对声浪不断

多多推出的最初几个月,反对声浪不断。可是要筹集兴建国家体育场所需的6000万元经费,单靠公众捐款,达标日将遥遥无期。

1969年,新加坡博彩公司从新加坡马会手中接过棒子,于2月以新加坡博彩公司名义推出第一张大彩,这一来,政府就省下每期支付给马会的大约5万元经营费用和1万7000元的佣金。大彩头奖奖金,也从35万元调高至40万。

同年8月,多多的开彩日,也从原本一星期一次增加到到两次(也就是星期四和星期天)。

到了1969年8月,博彩公司已经累积了一笔580万元的储备金,从1968年到1976年之间,新加坡博彩公司就贡献了1450万元兴建体育场。

多多在70年代也经历过低潮期,每期的销量只有10万元,民众普遍认为它很难赢。头奖大约每隔3个月才被赢一次,每次的奖金不会超过20万,与40万元大彩头奖奖金相差太远。

于是,博彩公司决定在多多的奖金结构上作出调整,推出更多组别的奖金,增加公众中奖的机会。从此以后,即使测中3个正字和额外号码,甚至2个正字和额外号码,公众都会有钱拿。

经过多年演变,多多的玩法变得“稳定”,供多多迷挑选的号码如今有45个,测中6个正字,第一组大奖就是你的。

人工核对票据费时费神

现在的多多,名堂五花八门,团圆多多、红包多多、周年庆多多、F1多多和中秋多多等,“多”到不胜枚举。

在电脑高度普及化的今天,一张多多票据有没有赢钱、赢多少钱,只要一扫描就一目了然。然而,在1985年全面电脑化之前,多多原来是采用人工一张一张核对的,过程费时又费神。

当时的多多,每一注会有A、B和C三张固本,A固本由下注者保管,B和C固本则由代理保存和整理,并在开彩4小时前把B和C固本交到博彩公司。

在博彩公司,工作人员会先检验B和C固本,跟着在C固本喷上化学透明染料(每一期都会使用不同颜色的透明染料,染料的颜色也只有少数高级职员会知道),锁起来严密保管。B固本则会被保存在另一个地方。

每次开彩后,博彩公司会制作一个印有所有多多号码的模板,模板上的小洞,就是当天开出的幸运号码。工作人员只需用模板盖住固本,检查小洞口,就能知道固本有没有赢钱。

工作人员找出赢奖的B固本之后,再由另一组人员把C固本搬出来。这组人员会再在C固本上喷洒化学剂,让之前喷在C固本上的化学色素出现,跟着再跟B固本核对一轮。

每次开彩,工作人员都可以忙到凌晨2时,就为了赶在中奖者隔天拿着A固本前去领奖前,把一切准备就绪。

主播见证无数开彩仪式

说到多多和大彩,不可不提当年的“丽的呼声”主播、有“唐老鸭”之称的郭贤华。他和布莱恩里其曼(Brian Richman)携手为新加坡博彩公司主持过无数次的多多和大彩摇珠开彩,对摇珠开彩最熟悉不过。

从80年代开始主持摇珠仪式的郭贤华说,早期的摇珠开彩多在购物中心举行,从水仙大厦(Colombo Court),到跟丽的呼声联手举行的“幸运时光多多摇珠开彩”,到凯联大厦(International Plaza),再到实里基路,他都一一见证了。

“当年在摇珠开彩后,还会有歌唱表演节目,大彩开彩后还有晚餐吃,非常热闹。”

残障阿叔卖大彩谋生25年

45岁的残障人士柳国平,靠卖大彩谋生25年,见证了大彩这些年的变化。

“大彩最早是一张1元,但我入行时,大彩是一张2元,然后在2006年又再提高到一张3元。”

当然,售价提高的同时,大彩的奖金也一直在调整,从最早的35万、40万、100万、200万、220万,到现在的230万。

他说,大彩价格,对销售额有一定的影响倒是真的。

“早年一张2元时,我一天可以卖出三四百张大彩,现在的销售情况已经不入从前。”

博彩赌注去了哪里?

国人买博彩,赌注去了哪里?

新加坡博彩公司是新加坡赛马博彩管理局(Tote Board,简称博彩局)的全资子公司,博彩局隶属于财政部。

博彩公司从多多、万字票、大彩等博彩活动,以及体育赛事上的博弈赚取收入,必须在扣除营运成本、分发给得奖者的奖金,以及向政府缴纳税务后,把盈余交给博彩局。

博彩局是本地最大的赠款组织之一,除了博彩公司,新加坡马会在赛马方面,以及赌场入场税所得到的款项,都会用来改善社会,或发展艺术、文化与体育。

为了加强社会援助网络,博彩局在2006年设立赛马博彩局社会服务基金,之后每三年就向基金捐赠款项。

博彩公司受询时表示,公司无法透露每年交给博彩局的盈余的数额。

然而,新加坡博彩公司主席陈天立,在去年4月28日为密驼路新加坡博彩大厦举行开幕仪式上讲话透露,公司在过去5年里,给社会回馈了100亿余元。这笔钱是通过直接向政府缴税,然后经博彩管理局将盈余捐助给体育团体、社团和慈善活动。

新加坡博彩公司每收1元赌注:

--67%将被拨出来充当奖金;

--2%则为新加坡博彩公司的运作成本

--31%用来支付税务,盈余的交给新加坡赛马博彩管理局(Tote Board)

博彩公司交给博彩局的盈利,占后者每年收入的三分之二。

本地博彩史点滴

*在日本占领新加坡的三年零八个月里,日军为了筹钱资助军事侵略行动,在1943年发行了“兴南彩券”,并在同年8月开彩,这也是新加坡史上的第一张国家彩券。日军也在1943年年底让赌博合法化,允许当时的三大游乐场经营赌博行业。

*1959年6月,自治后新上任的时任总理李光耀,驾驶马赛地到总督府。照片见报后,车牌6566马上成为新、马两地万字票的大红字。

*1969年11月,新加坡博彩公司以面值150新元的金币,当作是部分奖金发给中奖者,这样的做法引起合资下注的中奖者不满,因为金币很难分。尽管博彩公司表示不会硬性规定中奖者接受金币,但这个主意从此就没再使用过。

*新加坡大彩在1969年2月28日第一次开彩,当时的头奖中奖号码是2546676。

*1972年,两名同样41岁,同在1931年11月3日出生的多多迷,赢得多多头奖19万元。当时开出的中奖号码是3、11、19、31、41。

*第一期由新加坡博彩公司主导万字票,在1986年5月31日开彩,在该期开彩中,许多华人眼中的吉祥号码“8”重复出现在头奖的四个号码里,中奖号码是8388。

*1990年5月,一名超级幸运儿,跟“自己”分享多多头奖237万元奖金。在第454/90期的多多开彩中,他花了4620元,买了10注系统12,结果其中两注包含了6个中奖号码,即3、4、13、28、37和38。


星期四, 九月 15, 2016

关帝全书卷三十九 - 贫富论 (翻译成白话文 - updated on 15/Sept/2016)

【翻译成白话文 - updated on 15/Sept/2016】
【关帝全书卷三十九】
贫富论。(好像是出自龙镶将军之手)
富字从福。【富是从福气而来】
非祖上积福, 不能世守其成; 非本身福泽, 不能安享其逸。【要不是祖先有积福, 就不能世世看守着富裕的成果;要不是本身前世有修到福份,就不能安逸享受富裕】
贫字从负,【贫穷从欠人而来】
非负债不还, 何至长此挚阻; 非负德忘报, 何至万难翻身。【要不是欠人钱债不还, 怎么生活会有如此多的困难和不顺; 要不是忘记许多人的恩德不报答,怎么会落难潦倒到无人相助,难以翻身】
而究之富者不能不贫。 贫者不能猝富, 何以故?
【但深入研究观察,却有这样的现象,富有的人也会落得贫穷。 而贫穷的人也不会突然变得富有起来,是什么原因呢?】
我知之矣, 人而富, 命也。 继之以勤苦, 重之以俭约。则其富宜也。而非徒归功于命。
【我知道是什么原因, 人能富有, 首先命里得有才可以, 然后在加以勤劳吃苦, 注重节省不挥霍。那么富有才能长久, 而不是单单靠于先天的命】
苟欲常富。 计唯有去骄奢, 惩淫佚,存厚道, 如疏太傅之分济宗族, 范文正之广置义田, 庶几锦上添花, 富者虽未必长富, 富者决不至于猝贫。
【若要富裕长久, 我思索唯有去掉骄傲奢侈,严禁好酒色贪杯,散漫放逸的习惯, 要心存厚道。 如西汉时代的名臣疏太傅,辞官回到家乡,不自私的将皇上赐给的黄金遍赠乡里,也有比如北宋年间的范仲淹,当自己高官显贵的时候,买了田约千亩,叫做义田,用来供养、救济全族的人。使他们天天有饭吃,年年有衣穿;嫁娶丧葬,都有供养和补贴。能这样心存厚道关怀他人,虽然富者未必会容易富裕下去,但绝对不会马上变贫穷。】
吾窃怪乎今之富者, 其在无知之辈不论矣, 尝见失诗礼之家, 亦复甘于不仁。
【我感到奇怪的是,现在世富有的人,没有读过圣贤书的就算了不说, 但是有学问有家世的人, 也同样的为富不仁。】
当其谋产凑莊,则任彼兑借, 不追不讨, 待至将田楚债, 则随我铺张, 满算满扣, 一下贸, 争及毫厘。 一往来, 折尽锱铢, 窥其隐以为命之足恃, 不知致富有命, 何必舍命求富。
【当和他借贷的人, 筹备买产业或扩充房子的时候,就任凭他借贷,不追也不讨,当那人无力偿还债务要卖田卖地的时候, 就随我的意来开价, 算得仔仔细细, 半点毫厘也不能少,一个讨债,要人赔个清光, 仔细观察他们的心理,是自持自己命好,不怕作这种事,殊不知道,致富需要命理的道理,又何必作伤阴德的事来舍去命里的财富呢?】
夫我欲富,而欲人不富, 有是理乎? 【 我想富裕,而不希望别人也富有,有这样的道理吗? 】
我欲富, 而欲人皆不富, 有是情乎?【 我想富裕, 而希望所有人都不能富有, 这样合情理吗?】
且我欲富, 而遂不贫, 将人亦欲不贫而即富, 有是事乎? 【而希望我富有之后,再也不贫穷,或也想从贫穷而马上富有, 有这样的事情吗?】
居心如是, 富者讵能不贫, 富者安望长富? 【有这样的居心, 富有的人,能够不变贫穷吗? 富有的人能寄望常常富有吗?
人而贫, 命也。加之以懒惰, 继之以奢侈, 则其贫宜也。 而亦非徒归咎于命。【人会贫穷, 命是一个原因。要是在加以性格懒惰, 挥霍奢侈, 就真正导致贫穷的了,而不是单单归咎于命不好。】
欲不常贫, 计惟有尚勤俭, 安本分, 矢天良, 如吕蒙正之祀宠排闷, 韩退之之逐鬼解嘲,
庶几由困得亨, 贫者虽不能立富, 贫者断不至于终贫。【想要不再贫穷, 我思索唯有勤劳节俭, 安守本分, 按着良心来做事,如北宋宰相吕蒙正贫困潦倒的时候以一碗清水,一根芦柴致祭上返天宫的灶神以解闷, 又如唐代杰出的文学家韩愈仕途失意的时候,写一篇送穷鬼文(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以自嘲, 最终平凡人由贫困到亨通。贫穷的人虽然不能马上变富, 但却不会说一直贫困下去。】
吾窃异乎今之贫者, 其在顽梗之辈无论矣, 尝见夫笔墨之士, 亦复甘居下流, 当其囮*借不遂, 则设法求售。 恃刁恃痞, 及其卡买既成,则凂证需索,至再至三,什而捏词伐树, 什而踞莊抗租, 推其意未尝不叹其命之不如。
【我感到怪异的是, 如今贫困者, 要是是愚妄顽固的人就算了, 但我看见满肚墨水之士, 也甘愿做这样下流的事,要求借钱不到,就设法卖掉, 用各种无赖下三痞的手段,当买家付钱了,则要求各种文件证明,一二再,再二三的耍赖, 假造证据,甚至占据庄园不给租, 推想他们的想法,忍不住感叹他们的命格是如此的贫乏和下等。】
既知命里应贫而不富, 岂独归命? 【要是知道自己的性格是贫乏而难以致富的,为何单单归咎于命?】
夫我嫉贫而欲富,有是理乎? 【 我厌恶贫穷就想得到富裕, 有这样的道理吗?】
我嫉贫而谓人不嫉贫, 有是情乎? 【我讨厌贫穷而不会考虑到别人也会厌恶贫穷, 有这样的情理吗?】
且我嫉人之富,而我不贫,人亦嫌我之贫而长富, 有是事乎? 【而且我妒嫉富有的人,好让我不贫困,反之,别人嫌我贫困而能长富,有这样的事吗?】
居心若此, 贫者安能猝富? 贫者焉得不至于终贫? 【有这样的居心, 贫困的人怎么能够马上富有? 贫困的人岂得不长久贫困下去?】
试观古今来有屡世富足者矣? 有屡世贫寒者矣? 有富而贫者, 有贫而富者矣, 有富而又贫,贫而又富者矣, 有贫而又富 富而又贫者矣。 虽曰循环之理使然, 而即吾言而猛省焉,勿设计谋,贫者勿生怨恨, 纵不能保富者之不贫, 而其富当亦必久, 纵不佑贫者之不贫, 而其贫当亦不长。
【试看估计往来,有谁是世世代代富足的? 有谁是世世代代贫寒的? 有先有钱然后变得贫穷的,也有从贫穷然后变得富有的, 也有有了变贫穷,再从贫穷爬起来再变成富有, 也有从贫穷便富有,可是再从富有打回原形。 虽然说这是循环的道理, 但请听了我的语言会省悟, 不要设计谋度算人, 贫困的人不要有怨恨, 听我的道理, 纵使不能保富常常久久而不贫苦,但至少富裕却能长久, 虽然不能保证贫困者永远脱贫,但至少这贫困不会长久。】
曩者在文武宫, 曾发其旨, 恐诸生习而弗察也, 故于此反复言之。
【我在文武官,曾经发表过这样的看法, 但担心各位学生忽略了,所以反复的这样提醒大家。】
*囮:用来诱捕同类鸟的鸟,称“囮子”

星期三, 八月 24, 2016

微型小说-01

【微型小说】
我看着你的名字来抵挡那排山倒海澎湃涛天的工作压力,
我想听你的声音以超越那万古洪荒问鼎穹苍的无穷思念,
于是,我对你发了个讯息,"今晚下班后, 有空吃个饭吗?"
“对不起,有约。”, 她一如往常的回应。
在会议室里,我抬头对上司说,“老板,我可以代替其他人今天加班把它完成。”

星期四, 八月 04, 2016

声声慢(李清照)- 英译

这是旧帖,
日前从好友处得书一本,专讨论英文翻译事项,看到了一则李清照声声慢的翻译,感觉颇为有趣,摘录跟大家分享 ^^

声声慢(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泠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最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惟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What a Day (Li Qingzhao)
Searching, seeking, endlessly.
Alone, lonely,
Moody, gloomy,
I am, at this most unrestful moment
Of the day, now warm, thin wine
How can it hold?
Off the biting guests at dawn?
Overhead, a heart-rending line
South-bound wild geese at morn
Yet old acquaintance of mine.
Massing chrysanthemums, everywhere;
Yet languid and grief-worn,
Who could be out there
Buoyant in gathering mood?
I sit, in solitude, waiting,
At the windowsill,
Yet dusk is so far off still!
In a drizzle so light
Dripping dropping into the oncoming night,
In the garden wutong tress stand blurred,
What a day,
How can you pack it away
In a single word
DISMAY !

星期五, 七月 29, 2016

【生活小记 - 素食店的名字】

日期: 28/7/2016年。
晚上10pm, 红尘中某wechat 聊天室。

某某网友: 大家好! 我想经营素食店生意, 不知道各位师兄可否建议些名字呢?

于是聊天室开始热闹了起来。

有人说: '素味平生'
我一时兴起, 也加入讨论。
我说: "大间吗? 叫云水阁吧。有客似云来, 财源如水的意思。。。,
不然, 素一素二 (数一數二) ?
那么, 心中有素(数) 如何?
再来别素(树)一帜 ?
百年素(树)人?“

聊得火热, 我开始欲罢不能。

继续说, "不如来个更有气势的,恒河砂素。
出名的菜是, 怡保素河粉, 砂煲闷饭 "
众人绝倒。
我继续作出以下提议,
”三藐三菩提素?
“沧海一素(粟), 有禅意。”
”避世绝素(俗), 这个是不食人间烟火啊!“
“超凡脱素(俗), 吃了会飞上天。”
”从素(俗)就简, 嗯, 有种朴实, 粗茶淡饭的感觉。“
“愤世嫉素, 老板刚从监狱出来,江湖味犹在, 可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凡夫素子, 提醒每个进来的食客, 都要谦卑, 人人都是菩萨, 唯独我是凡夫。“
“惊世骇素, 不是特别好吃, 就是价钱贵的惊人。哈哈哈。”
”入乡随素。 本店无菜单, 老板今天煮什么, 你就吃什么。 科科。。。“
“未能免素。 老板劝告世人, 吃素是不可避免的。”
”调风变素。 老板立志要改变社会风气, 调理饮食, 大家来吃素吧!!!!“
“降心顺素。 须菩提问, 善男子善女人, 发阿藐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应如是降伏其心? 斋馆子的老板说, 来本店吃素吧!”
“世素之见。 我煮的斋菜, 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兵贵神素。 你没猜错, 这是家素快餐店。 很快就追上麦当劳了。“
“不素之客。 难道有个必胜客(Pizza Hut) 我就不能开加素披薩店吗?”
”素战素决, 是的吃了之后, 特别有干劲和斗志。“
“风餐露素, 没错, 本店在野外开的, 比如公园, 动物园, 适合一家大小户外野餐之用。”
"双素双飞。 是的, 这是情侣素食餐厅。欢迎来改变你的男女朋友吃素吧!"
"推本素(溯)源, 根据生物学家研究, 人类的肠子构造, 本来就是吃素的
嗯, 或者追本素源也可以。
然后旁边一起开家咖啡挡, 叫饮水思源。
就是说, 你来本店买咖啡, 顺便到隔壁吃素吧。 哈哈哈哈"
"素(夙)世情缘。所谓百年修来同船渡, 既然你来到这家酒店住了, 我们肯定是有缘。。。。本店今天正好有八折。。。"
“素质英才, 嗯, 这个应该在大学里开。"
”窈窕素里 - 老板娘年轻貌美叻, 在酒店小乡里开了家素馆子。“

众人: 哈哈哈。。。
大家晚安! 我睡了! ^^
素食店取名字, 生活小记完。

星期三, 七月 27, 2016

【关帝全书卷三十九】贫富论

【关帝全书卷三十九】贫富论。

今天在图书馆忙得累了, 就找了书来看。

恰巧今天是关圣帝君诞辰, 刚好看到图书馆有关帝文献汇编十本(每本1千多页),  就顺手拿来翻翻。 

见到一篇古文,颇为有趣, 抄下来跟大家分享。
标点符号是我自己标的,古文的标点符号, 只见句号。
希望我没标错。大家看文自己斟酌。 

若各位有心,可以去找来看, Bugis Library, 9楼, 书籍编号第398.xxx, 风俗礼仪及民俗。
里面有许多好文,诗句,故事,劝世文。 

“【关帝全书卷三十九】
贫富论。(好像是出自龙镶将军之文)

富字从福。
非祖上积福, 不能世守其成; 非本身福泽, 不能安享其逸。

贫字从负, 非负债不还, 何至长此挚阻; 非负德忘报, 何至万难翻身。

而究之富者不能不贫。 贫者不能谇富, 何以故?

 我知之矣, 人而富, 命也。 继之以勤苦, 重之以俭约。则其富宜也。
而非徒归功于命。 苟欲常富。 计唯有去骄奢, 惩淫佚,存厚道, 如疏太傅之分济宗族, 范文正之广置义田, 庶几锦上添花, 富者虽未必长富, 富者决不至于谇贫。 

吾窃怪乎今之富者, 其在无知之辈不论矣, 尝见失诗礼之家, 亦复甘于不仁。 当其谋产凑莊,则任彼兑借, 不追不讨, 待至将田楚债, 则随我铺张, 满算满扣, 一下贸, 争及毫厘。 一往来, 折尽锱铢, 窥其隐以为命之足恃, 不知致富有命, 何必舍命求富。 

夫我欲富,而欲人不富, 有是理乎?
我欲富, 而欲人皆不富, 有是情乎?
且我欲富, 而遂不贫, 将人亦欲不贫而即富, 有是事乎?
居心如是, 富者讵能不贫, 富者安望长富? 

人而贫, 命也。
加之以懒惰, 继之以奢侈, 则其贫宜也。
而亦非徒归咎于命。 欲不常贫, 计惟有尚勤俭, 安本分, 矢天良, 如吕蒙正之祀宠排闷, 韩退之之逐鬼解嘲, 庶几由困得亨, 贫者虽不能立富, 贫者断不至于终贫。 

吾窃异乎今之贫者, 其在顽梗之辈无论矣, 尝见夫笔墨之士, 亦复甘居下流, 当其囮*借不遂, 则设法求售。 恃刁恃痞, 及其卡买既成,则凂证需索,至再至三,什而捏词伐树, 什而踞莊抗租, 推其意未尝不叹其命之不如。

 既知命里应贫而不富, 岂独归命?
夫我嫉贫而欲富,有是理乎? 我嫉贫而谓人不嫉贫, 有是情乎?
且我嫉人之富,而我不贫,人亦嫌我之贫而长富, 有是事乎?
居心若此, 贫者安能谇富? 贫者焉得不至于终贫? 试观古今来有屡世富足者矣? 有屡世贫寒者矣? 有富而贫者, 有贫而富者矣, 有富而又贫,贫而又富者矣, 有贫而又富 富而又贫者矣。

虽曰循环之理使然, 而即吾言而猛省焉,勿设计谋,贫者勿生怨恨, 纵不能保富者之不贫, 而其富当亦必久, 纵不佑贫者之不贫, 而其贫当亦不长。 

曩者在文武宫, 曾发其旨, 恐诸生习而弗察也, 故于此反复言之。

 *囮:用来诱捕同类鸟的鸟,称“囮子” ”

星期五, 四月 15, 2016

光阴似箭

小学的时候, 读到物理说雨天打雷, 你会先看到闪电后, 才会听到打雷的声音, 因为光传达的速度比声音还快。(注: 不是因为眼睛长在耳朵前面) 其实这句话, 不止在物理, 用在人生哲理上也很恰当。 小时候, 长辈常循循善诱, 人生道理一堆, 那时候, 听了似懂非懂, 倒是记忆里长辈的影像, 一脸诚恳。 到了今天,几十年后似乎才把道理给听懂了, 只是得到的都是教训。 十多年前, mIRC合网路聊天还流行的时候, 常跑去虚拟幻境玩, 那时候取的网名叫"满满"。偶而揶揄自己, 跟远方的聊友开玩笑的说,满满者, "满脸胡儿满眼泪, 满腔心事满腔愁" 又或者, "谦谦受益, 满满招损" 过去十年还真应了, 也体会到了。 今天是俺生日, 牛车水佛牙寺香菇肉挫面打包作晚餐, 先confess一翻, 今天之后, 重新谦谦作人吧。 ^^

星期一, 十一月 03, 2014

花红

某君下班后,独在酒家自斟自饮。友人见状,关心问候:“怎地了。”
君无言,作诗一首离去,“今年花无去年红,只待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友人不解, 于是和众友讨论, 其中有人文学底子高,知其心意,嫣然一笑说,‘他是说今年工作没花红,萌去意,明年不知和谁共事也。’

星期四, 十月 09, 2014

天狗食日

我就知道今天天狗食日会有不寻常的事发生。 话说今晚一如往昔, 我10点多在餐桌喝咖啡吃宵夜, 吃着的是午间炊的蕃薯, 配上咖啡更是异常的美味。当时家人在客厅看着电视, 在慢慢的享受夜宵的当儿, 我也一起顺道欣赏。只见节目上主持人分给十来个观众, 男女老少都有, 每人一把黏土, 然后说你们就把平时的形状给搓出来。基于节目前头我没跟上, 所以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于是观众们在搓啊搓啊的, 我依然吃得津津有味。后来观众们搓好了, 就开始发表意见。一名老者先摊开掌心, 展示他搓成类似汤丸大小的黏土, 开始说, "我的呀, 一般上都是圆形的, 可能是我经常坐在冷气房间里, 工作压力也很大, 也少喝水的关系。。。" 嗯? 有点不对, 在说什么来着? 到另外一个老者了, 他拿起手上的黏土, 大方的示众, 然后发言, "我的呀, 整体来说是比较细长, 然后先出来的那一端, 却又比较大, 颜色也比较深黑, 可能是年轻时候饮食不均匀, 也少喝水, 所以肠子里的宿便也比较多。。。" 我停下了手, 蕃薯暂时不吃了。这次我听清楚了, 这是个健康节目。今天的主题是谈论肠子蠕动情况和便便的课题。 于是后来的夜宵我匆匆灌了口咖啡草草了事。 也不去思索蕃薯是什么味道了。 我兴味索然的回到房里去, 不久听见某个家庭成员刚到家的音声, 匆匆坐下来也就吃着晚餐。我听见她问, 这节目说什么的啊? (想是主持人用了许多掩饰词, 所以跟我之前一样, 一时没看明白), 另外一名家庭成员回答, "宿便" "什么啦" "是大便啦。。。。" 于是, 我听到筷子餐具突然停下来的声音。 所以说这天狗食月日啊, 真不寻常啊! 注: 阳历2014年10月9日。天文现象月食,造成红月亮的景观。

星期二, 八月 05, 2014

买红米Note记

5-August-2014.
今天晓得小米新加坡在12pm正午,会在网上兜售10,000件的红米Note。 比起昂贵的三星, 此物才SGD 199,超值也,心里就想拿一架。. 在12pm的时候我还在忙着,发完了最后一封电邮的时候,时间已经是12.30pm了。 于是我迅速登上小米网站,准备下单,但是网页版头出现赫赫的字眼嚇然是‘售罄’。

才30分钟,就售出10000份的手机,我一时候仿佛魂断梦醒,千里无处诉哀肠;我喃喃自语, 这未免太快了吧。这也未免太快了吧。。。

画地藏王菩萨形相2

上次画的地藏王菩萨形相, 放了上网, 一个读设计的朋友帮我上色了。 发了给我。真是惊喜。 给大家看看。 谢谢Sugus

地藏 地藏王菩萨 地藏菩萨 菩萨 Ksitigarbha earth store earth treasury

画地藏王菩萨圣相

病了好几天, 夜晚在家画地藏王菩萨圣相。昨晚完成了第二副。这张有座骑神兽谛听。跟大家分享。^^ 稽首本然净心地 无尽慈悲地藏尊 明珠照彻天堂路 金锡震开地狱门 三涂六道闻妙法 四生十类蒙慈恩 累世亲缘蒙接引 九莲台畔礼金身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

地藏 地藏王菩萨 地藏菩萨 菩萨 Ksitigarbha earth store earth treasury

星期四, 九月 08, 2011

西游记新传

西游记新传(为了纪念我买到HP Touchpad而写)

话说唐僧师徒几人历经劫难,来到雷音寺。时,阿难,迦叶二尊者接引,带四人上藏经阁。 八戒一看那藏书量,禁不住抱怨,'这么多,怎么拿呀?'
唐僧一听,也是。 阿难,迦叶为讨礼物就乘机问:'那你们有没有带external hard disk来?'
师徒摇摇头。
二尊者又问: '那,Ipod呢? Ipod也可以'
大家又摇摇头。
‘Thumb drive?'
师徒三人再次摇头。
二尊者说,’那么远到来,别说用科技产品抄经了,连礼物也没,怎么传?'
八戒无奈从包袱里头,拿出个HP Touchpad出来, 说,‘据说是芭蕉公主在美国网站bestbuy苦等两个小时买到的,特供养两位尊者。’
二尊者一看,‘天!这不是就要绝版的touchpad吗? 太好了,礼物我们收下, 那经典我们就花点时间email给你们吧,不必那么幸苦拿hard copy了。’
于是师徒三人大喜拜谢,收拾东西就打道回中土。

走了好一段路, 唐僧突然想起,‘悟空, 你不是把蜘蛛精给打死了吗,那我们怎么上网?'
悟空八戒沙僧,脸色一阵惨白,唐僧说: ’快!快!我们折返,回雷音寺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怎么可能有下回呢。。)

星期四, 九月 16, 2010

失魂记

昨天网球小聚本来有两个新人会出席,于是我带多两支球拍。但是到球会结束,新人都不见踪影,电话也联络不上。

打完球夜晚11点在回家路上, 收到朋友的讯息说他正在读福尔摩斯全集。我想起来一个关于福尔摩斯和华生的笑话。

说,有天老福和华生在户外露营,夜半,老福叫醒华生,问道:'华生,你看到这满天的星星夜空,想到了什么?'华生想了一会答: '嗯,它让我想到宇宙的浩瀚,作为一个人类的渺小‘老福骂道: '你这个笨蛋,看到这漫天的星空说明我们的帐篷被偷了,还不快起来找!'

想到这的时候,我正想笑笑,可是突然察觉身边好像少了些什么。是球拍,我把他预留在巴士上了。而且还是两支。

今天在网上收到留言,原本要出席的新人阿呆说在YCK MRT等了我一个小时,气愤难当,但是他后来发现电话给错我了。

于是,我,老福,华生, 还有叫啊呆的,大家都是失魂鱼。

星期二, 九月 14, 2010

摆乌龙记

我知晓了一位朋友即将离职返马,回乡发展;于是昨晚我不辞车马之苦,迢迢北上,去请我朋友吃一顿晚饭。

席间,我,她还有她的室友三人杯盏交错,言谈甚欢。

宴毕,在MRT外临别之际,我语带幽怨,"十月就是你的last day了吧?"

刹那间空气好像凝结了般似的,我就知道相聚欢,离别愁的气氛不好过。但数秒之后。。。

她和她的室友睁大眼睛问我:"什么Last Day? 没有人说要辞职啊??"

我在错愕之下,顿时思绪纵横时光,我只记得上周在我很忙碌的时候有个人MSN说要离职回乡,但我竟然错把冯京当马凉;如此搞笑,真是世所罕有,可是那个要离职的人究竟是谁啊?^^!

星期四, 九月 02, 2010

我上FB的原因

我一直认为我生活在一个非常奇妙的世界里;在这地球上某个角落,也许有这么一个人,长得跟我很象,性格特质也完全一样,但是命运之神却不会让你们互相相遇。

比如说红楼梦里就出现过一个另外一个贾宝玉,庄子甚至也认为他有可能是某只蝴蝶。 我存有这些疑惑不是没有原因的。 事缘于那天,我在地铁上的时候突然有个OL走过来跟我打招呼,

"好久不见哦,小强。你从乡下出来了啊?"

我答: "你认错人了,小姐"

 "咦? 你看你,发型不一样了,样子穿着也都不同了,好像还瘦了一点"

我说: "我真的不是小强"

"不要骗人啦,哈哈,怎么样啊? 你欠大耳窿的钱,还完了啊?听讲蛇仔明还一直在挖你叻"

地铁人多, 我不知所措,重申: "我真的不是小强,我的名字叫Jeffrey"

她坚持:"哇! 不是吧? 你连名字都改了啊?" 

于是那天晚上回去,我注册了一个fb 户口, 下定决心把那个人给找出来

苹果战争

是今天的下午茶,苹果派和咖啡 ^^

顺道说个小故事,话说树上的苹果冷眼旁观这个世界的种族纷争,就说,"愚蠢的人类迟早会自己消灭自己,到时候,这个世界就由我们苹果来统治了。"

旁边的苹果就问:"那统治这个世界的究竟是青苹果呢还是红苹果?"

喝咖啡吧。。。喝咖啡

粗心的小牛

小牛在老王的工厂里当技工,有天手指突然被机器截断了,大家都吓呆了, 只有老王临危不乱,把手指放进朔胶袋里,连同小牛一起送到医院里去。
第二天,老王去医院里探望小牛,发现他完全康复了,还在敏捷的打兵乓球呢。
老王感叹道: '现在医学真是昌明啊'
小牛如常上班,一个星期后, 又不小心把脚让电锯给锯断了。老王把脚放进麻包袋里,再次把小牛送院。
第二天,老王去到医院,发现小牛已经在草场上踢足球了,完全没事的样子,于是老王再度感叹: '医学昌明啊!'
小牛出院了之后,照常上班,一个月后, 意外再次发生了,这次,小牛把头都给截断了。 老王指挥众人:'快,把小牛的头放进plastic bag里,然后送进医院!'
第二天,老王到医院里去,这次却再也看不见小牛。于是问医生怎么一回事?
医生怒骂: ‘本来救得回的,只是不知道谁把他的头放进plastic bag ,结果他窒息死了’

星期一, 八月 30, 2010

萌萌

我朋友是某上市企业的股东之一, 兴趣多样化,也喜欢养宠物。
有天他闲着没事就带了他的宠物萌萌一同到乌节路的酒吧去喝酒。由于他为人低调,穿着看起来就像个乡巴佬。

这时候,酒吧门外走进了个阔少, 衣着光鲜,带了德国名种狼犬,看起来炫耀非凡。他进来了之后就坐在我朋友身边, 叫了杯酒,然后盯了萌萌一眼,鼻子里哼的一声, ‘养不起就别养,学人养什么怪模怪样的菜狗,跟我的狗比试比试,看谁赢。’

我朋友那时候喝得有些醉,就说好吧,就让两只狗打斗比试一下。

于是两只狗就在大街上准备了,酒吧门外就坐满了看热闹的人。只见比赛一开始,德国狼犬扑上去的当儿,萌萌只一巴掌就把德国狼犬打得昏头转向,逃得远远的。

阔少吃了一惊,转头问道: '你那究竟是什么狗?'

朋友醉醺醺的说: '不知道呢,我朋友小时候把它从南非带回来的,我嫌它样子不好看,所以把它尾巴剪短了,颈上的毛也给修了。。’

你们知道萌萌是什么吗? ^^

星期五, 八月 27, 2010

优质生活的星期天

阿Jeffrey吃饱饭讲故事 ^^


某一个星期天清晨,我决定过一过优雅的生活。
于是我把自己穿得很得体, 然后还梳了一个很漂亮的发型出门去。

首先我到了城里一个非常优雅的餐厅吃了一顿午饭,逛了一会书展, 最后决定乘搭巴士去听听很有文化的演奏会。

在公车上,我发现旁边有个漂亮的女孩一直盯着我看, 于是我想,上天对我真是不菲啊,人竟然会因优雅的气质还还走起桃花运来了。

于是我很风趣的对她说: '你怎么老看着我呢,莫非,我脸上有饭粒吗?'

只见她很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不客气的说,'真不要脸, 知道了还不擦掉。。。‘

刹那间,我感到天昏地暗,令我难堪的不是因为那女生的鄙夷; 我心头的震撼,是因为自午饭完毕,我脸上的那粒饭已经陪伴着我在街上整整一个多小时了!!!!

(以上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不幸。^^)

星期四, 八月 26, 2010

又是马铃薯 (请参考上一篇)

话说那天下班后,我怀着愉快的心情到了城里的一家西餐店。
我兴致勃勃的点了一客晚餐,可是当我把烤土豆送进了口里的时候,发现味道有些不对劲。

于是,我把美丽的侍应生叫来,对她说,
‘这马铃薯是坏的。’

她先是怔了一怔。然后睁大了眼睛, 在我面前把土豆拿起来狠狠的拍了两下,
然后生气的骂道, ‘你这个坏马铃薯!坏马铃薯!’
然后它们端正的放回盘子里,很有礼貌的对我说,

‘先生,要是这个马铃薯再找你麻烦的话,就请告诉我好了。’
续而飘扬而去。

她走后,我仔细看一看我桌上点的食物, 我并没有点任何含有酒精的饮品。
我想,这是缘分,我应该去认识她。

星期二, 八月 24, 2010

神秘的咒语

从前我中学打网球的时候, 受过几个老将的熏陶

其中一个经验老到又深具幽默感,而且是位到虔诚道教徒,据说非常有修为。
有一次比赛前, 我向他讨教如何克服临阵对决的压力和紧张的心里。

他一脸严肃,给了我一个锦穰, ‘比赛前,拿出来讀十次’ 于是战战兢兢的接过。

比赛当天,当我一要开始紧张的时候就打开那锦穰。 里面只有一个字条,上面写着

 NiDi DuiShou ShiLi MaLing Su 

我不明所以,但是依然照着它念上十遍。 结果比赛一直打到决赛前都很顺利。 

比赛结束以后,我就问他这些句子究竟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什么古老神秘的咒语。 他总是故作神秘的笑而不答。

 于是这神秘的咒语我一直将之奉若神明,敬仰不己。 

好多年过去, 每次生活上有什么困难的事情,这咒语似乎都能帮得上忙。 但也成了我生命上的一个谜团。 

有一天,我在麦当劳吃炸薯条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突然,我灵光一闪,明白了那句咒语的意思!

 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
 猜中请你喝咖啡. :)

星期二, 七月 06, 2010

印度餐介绍(二) - Main Dishes 按图索骥

先说些主要菜肴 ,Main Dishes

Aloo gobi


Aloo masala


Potato masala (potato filling for dosa)


Appam (Kerala rice pancake)


Basic Indian Tomato Gravy (curry base)


Southern Style Baingan Bartha (roasted eggplant with curd))


Cholley (chickpeas, also called chana)


Dal Makhani


Dosa (thiny, crispy, spicy shaped like a crepe)


Kairi (Rice preparation seasoned with various lentils: easy to digest)
GRassa

Bhaaji (Bittergourd)


Keralan Vegetable Stew


Kharngal (spiced rice and lentil porridge)


Malai Mixed Vegetable


Matar Paneer


Menthi Koora Pappu (lentil stew with Methi leaves)


Pachadi (Cucumber dish from Kerala)


Puttu


Rava Dosa (Dosa made from Rava instead of Rice)


Tadka dhal (lentil stew)


Undhiu (mixture of different vegetables)


明天继续。

印度餐介绍(二) - 基本菜单名词

我知识和时间有限,只能尽量提供一些资料.

当你进入印度餐馆的时候(多是南印度菜系的餐馆)打开印度菜肴的,同常会出现一些字眼,对印度文化接触不多的人也许不是很看得明白,所以在进入菜式之前,我尝试列出一些常见的菜名单,其他的就按图索骥吧 ^^

Amul Curd - 印度人的 Yoghurt

Aloo - 马铃薯

Aloo Chaat - 上面说了,Aloo就是马铃薯, Chaat 是头盘开胃菜的意思。 Alook Chaat其实就是马铃薯沙律,一种酸酸甜甜的前菜

Bhuna Prawn - Bhuna是洋蔥和香料做成的香汁,汁料較乾身, Bhuna Prawn是香汁蝦,惹味到連手指都想吃。

Bhindi masala - Bhindi是牛角豆,牛角豆切成小段,一般都煮得很腍,以 masala醃過,很香。

Biryani 焖饭/炖饭

Chapati - 是用沒有發酵的麵團,做法跟蔥油餅蠻像的,但是因為沒有經過發酵過程所以餅皮更為扁平,口感較乾。作法是將揉好地麵團攤平後,在平底鍋或平盤鐵盤上,用極少量的油煎烤。

Dal Tadka - 简单地说就是黄豆汤,也是Tahli里头最常见的配菜之一.这种汤的吃法很多,可以单独当汤喝

Dal makhani - Dal即扁豆, makhani是奶油汁,豆很細粒,汁很濃稠,通常用來蘸包吃。

Dum aloo - Dum是炒, dum aloo即是炒薯仔,不辣的

Egg Bhurji or Egg khagina - 其实就是煎蛋,当然少不了大葱,更大的分别就是有印度辛辣的风味和调味品。

Gobhi - 花椰菜

Gosht shahi korma - gosht也是羊的意思。 korma是回教徒的用詞,是一種用腰果做成、不辣的醬,腰果味濃,口感幼滑

Haleem - 用麦粉,肉(通常是牛或者羊,有时候也会使用鸡),豆和调料烹饪而成。大概煮7-8个小时, 结果有些糊状。

Jamun系列,只要看到菜单中有Jamun字(捐门)的都表示那道甜品,会甜到吓死人,比如:Gulab Jamun.kala Jamun等。

Kebab - 是串肉扦架到火上烤出的腌过的大块肉

Keema mutter - Keema是免治羊肉, mutter即青豆,免治羊肉青豆是沒有汁的,通常用 Naan餅夾吃,是北印吃法

Kadai - 印度人用的一种煲。

食物里有Kadai就是说用这种煲烹饪出来的食物。

Kheer- 印度米布丁Rice Pudding,其實是有點像在吃西米露。顏色為黃色

korma - 腰果汁

Kulfi - Indian ice cream,尝起来有点咸及香草叶的味道,

Lassi - 拉昔,一种加糖和水的冰镇酸奶酪

Makhani - 奶油

Mughlai - 就是印度菜的意思

Masala Dosa - 这个我们不会陌生吧,就是那白色薄薄一片的煎饼

Murgh Makhani - 奶油鸡

Murgh Palak - 菠菜奶油鸡 (青色的)

Naan﹝楠﹞是將揉好的發酵過的麵糰拋轉,然後甩入Tandoor爐璧中,烤好後用兩隻長叉將餅剷出,所以Naan的表面常會有黑糊糊的碳灰。這個比chapati口感來的Q,且外型為三角形,很好辨認。

OLC - 印度人在就餐时,通常还会点一道名叫“OLC”的小菜,即洋葱(ONION)、柠檬(LEMON)和辣椒(CHILLI)。厨师把这三样东西切成片状,放在盘中,食客随时用手抓着放入口中。由于印度人特别爱吃咖喱菜,所以需要有“OLC”来中和咖喱过于浓重的味道

Omlet - 面包片夹煎蛋饼

Papad - 一种饼

Paneer - 印度家常自製的鄉村起士 ,起士是白色的。(你能想象它能用来烹饪咖哩吗? )

Palak Paneer - 菠菜加上印度家常自制的乡村起士),这道菜是北印度最受欢迎的咖哩之一。在缺乏蔬菜的西北印度干燥地区,被称做「蔬菜之王」的菠菜,是最营养丰富的绿叶青菜之一。

Mattar Paneer: 四季豆(Mattar 麦特儿)加上乡村起士,在不吃肉土壤又贫瘠的西北印度,豆类也是重要的蛋白资来源之一

Pakora - 则是直接将蔬菜、cheese等裹上豆粉,同样以油炸的方式料理。

其中Cheese Pakora口味尤佳。

Palak - 菠菜Papadams - 咸咸的饼,很大片的,拌饭很好吃

Paratha - 油酥饼 (其实Roti, Paratha有分别的。。。)

Pulao - 印度饭的意思

Puri/Poori - Chapati 放到油鍋炸到膨脹,就是出名的印度膨膨餅Puri

Roti - 手巾饼, 北印度食品。未发酵的麦饼, 薄薄的一片。

Saag paneer - Saag是菠菜茸,通常配 paneer,即是芝士。印度人每餐飯都會吃一道芝士或乳酪的菜,用來清清口腔的咖喱味。

Saffron Pulao - Saffron 是翻红花。 叫人翻红花所煮的饭。

Samosa - 是將蔬菜、馬鈴薯、肉餡等材料,捏成三角形後油炸的小麵餅

Seekh Kebab - Seekh 就是免治肉 (从英语mince翻译过来的音,意思是是切碎)或者肉末。通常是指羊肉。Kebab上面说了是有烧烤的。Soan Papdi - 黃豆粉壓成塊,裏面有些開心果pistachio碎,鬆化甘香,有點似中國的花生酥

Sizzler - 也是烧烤, 取之于烧烤时候有‘滋滋’声的意思

Tandoor - 炉烤 Tandoori, Tandoor(摊兜虑)是一个土制的炉窑缸,最有名的就是Tandoor Chicken。另外,把腌过的肉混合香料包在铁串上,放在Tandoor里面烘烤,称为Kabah(卡巴)。一般Tandoor鸡肉都吃有骨的,也可试试无骨Chicken Tikka (踢卡)

Tikka - 是‘大块’的意思而且是无骨的。Fish Tikka就是鱼块,Chicken Tikka就是鸡块。

Thali -类似Set Meal,是印度正式的进食方式。用一个浅的大圆铁盘上面盛好几小碗,里面各装有餐厅搭配好的米饭/饼/优格/咖哩酱汁/腌菜及甜点,大概有4-5样成为一个Set

Vindaloo - 凡是菜肴里面有出现这个字眼,就是'特辣'的意思

Double-ka-meetha - 面包布丁
Qurbani-ka-meetha - 杏仁布丁
下一篇,就直接按图索骥吧

印度餐介绍(一) - 认识印度菜

Hi,

大家好 :)
新加坡有许多著名的印度餐馆。
本文尝试对印度菜作出些介绍。让有兴趣吃印度菜的人,有个参考的小天地。

基本上,这个帖子会作出以下介绍,
(1)印度菜基本知识
(2)印度菜肴介绍
(3)新加坡著名的印度餐馆

印度菜的基本知识,

基本上,印度菜有东南西北四种。但是南北是两个主要菜系。

印度辽阔,南北气候不同。北方菜和南方菜也因为地理气候而不一样。


北印度菜(North Indian Cuisine)没那么辣,北印度菜受強悍的蒙兀兒人影響甚深( 1525年蒙兀兒人入侵北印度),以肉食為主。又盛產小麥,以包為主食,咖喱則多用忌廉和奶油,汁料濃稠,易用包蘸來吃。菜色清爽,世界各国的印度菜多是北印度菜。


南印度菜呢(South Indian Cuisine),比北印度菜辣,以米為主食,為方便伴飯吃,咖喱較稀。香料多用咖喱叶和芥末子,口味较重,以酸、咸、辣为主,南印度種植大量椰子,故南印咖喱多用椰汁。由於鄰近印度洋,故常用海鮮。


另外呢,上面说了,南印度植物较多,所以南印度菜经常用植物的叶子,比如香蕉叶盛放。(有点风味吧?)



印度咖喱中,一般沒有豬牛。因印度人中 80%信印度教,印度教中牛是濕婆神的坐騎,地位崇高,吃不得。信伊斯蘭教的又不吃豬,故印度咖喱中只以雞、羊為主。



印度人常以咖喱配素菜,第一是宗教原因,由於印度宗教規定不得吃肉,只可茹素。第二是經濟原因,印度窮人多,買不起肉類,故也是吃較便宜的素菜。現今印度近 50%人口皆是素食者,就算是吃肉的印度人,也受風氣影響,每星期起碼有一至兩餐會食素。



我们常说吃印度食物就是等于吃咖哩(curry)其实不完全对,Curry这个名词,来自淡米尔文,Kari,其实他不是一个食物的总称,在印度文化里,它只是“许多的香料加在一起制成酱汁’的意思,在北印度菜系里,Curry只是一个side-dish(附菜),常伴着主要的米饭和印度人面包一起吃。



咖哩的调味料,印度话叫masala;要认识masala,要先认识辣椒——印度话叫mirch,红的叫lal,绿的叫hari。


印度菜的咖喱味很浓,洋葱占有绝对主导的地位。印度咖喱是用它熬成的,菜是用它炒烩出的,肉类是用它浸泡的。据说,印度菜所放调料之多,恐怕是世界之最,每道菜都不下10种。


老实说咖喱来醒胃提神和增进食欲,我看都是因为香料放得够多。


在印度菜色里,也有开胃菜,主菜(鸡,鱼,羊), 甜品,奶酪饮料,印度人不怎么喝汤,但也有些汤的菜肴。












下一篇为大家一点一点介绍。。。

星期四, 六月 17, 2010

非典型肺炎记

今天星期四啊,病完要回公司上班了(其实还没病好),讲个故事娱乐下大家啊 :D :D

话说2002年非典型肺炎(SARS)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我非常担心,因为我刚好在国外公干回来又碰巧惹上了伤风感冒。

当时,在朋友的劝告下,我鼓起勇气去看了医生,好证实这只是普通伤风感冒;不是什么世纪绝症sars。。。

但是结果出来是让人沮丧的。

当时医生慎重的带上口罩,护士也在一旁表情冷峻的看着我,好像我是麻风病人一样。

医生冷冷的说:"根据我们的报告显示,你,很有可能换上了非典。"

我脚开始发软,颤声问道:"那。。那怎么办?"

医生冷酷的回答:"为了防止病菌传播,我们需要把你隔离,禁锢在一间密室,然后,"

他摸摸眼睛继续,"三餐我们都会提供你印度人常吃的薄饼,dosa."

我几乎要哭出来了,突然灵光一闪,我似乎看到了一线生机,因为印度至今还没发生过非典,会不会是。。。

我连忙问道:"为什么要吃dosa呢?是不是印度人的咖喱能医好我的病?"

医生顿了一顿,

然后冷冷的说下去,

"不是,是因为。。。就只有印度人那薄薄的dosa能够从禁锢你的房间门口底下的缝隙塞进去。。。"

我:"。。。"

哈哈哈。

Iphone Charger

Iphone虽然带给生活上许多便利,但也有不足的地方,比如,耗电量大,才三不两下子,电池就剩5到60%。

所以我每天都带iphone charger 上班。

有一次我拿了好几天假云游四方去了,回到公司上班的时候,问team member,

"so, do you guys miss me while I was away?"...

我想平时我对他们应该很宽容很不错,只要工作作好onleave, 迟到早退完全ok。

他们回答说,

"Absolutely, life tough without the iPhone charger..."

(没有iphone charger日子真不好过)

搭火车趣事

昨天在家乡的时候,因背疼颈酸所以作了刮痧,结果颈项一片通红,看起来好像得了皮肤病一样很是骇人。

这些红斑通常一天就会消了,所以我也没在意。

下午搭火车回新的时候,在segamat有个女性上车,她车票的位置就坐在我身边。她一坐下之后,就察觉了我颈上的红斑,眼睛睁得大大显得有些不安。

于是我安慰她说,...





'别担心,医生说已经80%痊愈了,只有很低的可能性会传染。。。'


结果火车从segamat一路上开到新加坡我旁边的位子都是空的。:)

童话故事

来,我来说一个童话故事娱乐大家。

话说,青蛙在王宫的后花园等了好久都没看见公主的出现,于是就去找了巫婆求助。"巫婆呀!请问我和公主什么时候才能会面呢?"...

巫婆用她的水晶球看了很久。说,"嗯,根据水晶球显示,就快了,就快了,而且,在那时候公主是急于知道所有关于你的一却。。。“

"是吗!?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那请你告诉我究竟是在什么时候?",青蛙兴奋的大叫。

巫婆全神贯注的盯着水晶球,额头上冒出了汗珠。

青蛙仍然在喊。"快呀!快告诉我和公主是在什么时候会相见!"

巫婆突然有所发现的大叫一声说,"看到了,是在他下星期三的生物解剖课上!"

青蛙:"。。。"

恐怖之夜

昨晚我睡觉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我被一个哨声惊醒,睁开眼一看屋子里有一道白光。。。



当时我睁开眼睛,心理被吓得一楞一楞的。但我很快冷静下来思考,窗外很静,也没有什么车辆经过,声音不是外面传来的。。。屋子里客厅没有灯,屋主也没有晚睡和看世界杯的习惯,那白光不是电视机发出来的。...


在我转头望过去的刹那,突然白光黯淡了下来, 于是我胆子大了起来,我起床走向那微弱的白光。发现白光来自我那可爱的iphone。我朦朦胧胧的看到有个讯息,不由然的心理起了个可怕的想法,"难道是午夜凶玲?"...


我大着胆子检查了iphone,的士讯息,上面写着,













"Japan 1-0 Cameroon"

原来是我下载的iphone world cup小程序半夜给我报上世界杯赛事结果来了。哨声也是它发出来的。


真是给它下出了一身冷汗,回去再睡。。。

广告

我写个笑话给你们听^^

某导演欲拍摄某大制作,剧中需有多人跳海镜头,又怕因意外负上法律责任,更需临时演员留任长达一年,于是公共应征,广告内容为:

征聘男女多名,自愿跳海,待遇从优,OT另计,兼送花红,班车接送,不谙水性者自备泳圈,氧气筒提供收费另计。。。^^

星期六, 六月 12, 2010

J与咸鱼的对话



J与咸鱼的对话

J与Y在谈论了关于咸鱼会不会过期的问题,意犹未尽。
于是,J从冰箱里拿出去年从丁加奴买的咸鱼,打算跟咸鱼作个访问。

J:咸鱼哥,你好。
咸鱼:好。

J:首先这个话题,是从Y说起电影《重庆森林》一句经典对白开始的,我将对白念一次给你听听让你了解多一些。这对白是这样的,‘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咸鱼:明白

J:我认为咸鱼都会过期,但是过期对咸鱼来说,应该不会造成咸鱼心理上有什么影响,因为咸鱼本身就是一条咸鱼,会有什么影响? 但是Y就些遗憾,她认为, 如果在咸鱼上贴了个日期,都不知道咸鱼会怎么想;所以我就打算向你作个访问。
咸鱼: ic.

J:所以咸鱼先生,作为一条咸鱼,要是人们为你设立了一个保鲜期,你会有什么感想?
咸鱼: 感想这样东西,是因人而异。 遗憾是一种感想, 高兴是一种感想, 感恩也是一种感想, 因条件因素,个人反应不同。

J: 嗯,可否详细的描述一下。。。
咸鱼:比如说保鲜期这个定标, 人们为东西设立了保鲜期,在某个方面来说,它确定了这个物品,其实不能保持长久。

J:唔。。。
咸鱼: 站在经济学来说, 当东西不能保持长久,就需要更新,更新,是一种推动力。比如电脑,两年推行一个新技术,大家就要换架新的,对社会还有很多人来说,有保鲜期是一件好事,因为它推动了经济。。。

J:嗯。
咸鱼: 因为有一个保鲜期,所以人们应该感恩,因为旧的去了新的来。。。

J: 噢。有点道理。保鲜期对实际的物品,是可以预见影响。那抽象的东西,比如感情方面,会不会有保鲜期?
咸鱼: 有的。而且为感情定下保鲜日期带来的感想更是错综复杂。


J:噢。。。
咸鱼:我举个例子,周星驰电影里一句经典的对白,‘如果要我给你的爱后面加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J: 噢。。。

咸鱼: 理论来说,当意识到感情并不能长长久久,女性应该会觉得这段感情会很缺乏安全感的。但是, 如果你为这段感情,定下了一个很久的保鲜日期,比如上述话中的1万年, 女性那理智会跟感性的一面就会交错, 从而体会到,虽然不能长久,但是超出一般的长久,就实在够感动了。。。

J: 噢。真是闻咸鱼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咸鱼: 过奖过奖。

J:那,回到原本Y的题目,咸鱼先生,现在就只谈你本身。如果我们为你加保鲜期,你会有什么感想?
咸鱼: 其实我没什么所谓,因为一切都会尘归尘,土归土。但是保鲜期太短的话,我仍然会抱怨一下。

J: ic. 咸鱼哥真是潇洒。
咸鱼:过奖过奖。

J:在访问结束之前,不知道咸鱼哥有什么话要告诉观众的。
咸鱼:各位,世界万物,都会有一个保鲜期,我们的地球也是,我呼吁大家请在地球有生之年,好好爱护它,好好的保护它。让它的保鲜期,持续保鲜。

J:多谢咸鱼哥哥。
咸鱼: 谢谢大家。

J将咸鱼放回冰箱里。在facebook上留言,跟着回公司,因为他把iphone charger又留在公司了。








Y:当咸鱼也会过期的时候,咸鱼会有什么感想

Yerlie Moyes 当咸鱼也会过期的时候,咸鱼会有什么感想?

Y: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
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重庆森林

J:我去年买的咸鱼也会过期。。。

Y:咸鱼也会过期?

j:对呀,为了要跟得上潮流,咸鱼也随波逐流咯。

Y:哦,加了一个日期后,咸鱼有什么感想?

J:本来就是一条咸鱼嘛,基本上是觉得有一点委屈咯,但是还可以接受,只要日期长一点的话,咸鱼是觉得无所谓的。

Y:哦,是面子的关系吗?

J...


星期五, 三月 07, 2008

若你未能赶得上这次的大选

最近热门的话题,几乎都是关于大选的事。

‘3月8日,你有没有回去家乡投票?' , 几乎都是与朋友见面所会问到的问题。

但很遗憾的是, 经常得到的答复却是, ‘很pai seh....我没有注册。。。。’
这种答案,听起来很令人伤心以及遗憾。


我们的国运每况愈下, 四年一次的大选, 就是唯一一次让我们把局面改变过来的机会 ,我们真的是很需要把握的。

拿个近况来说,新加坡一个面积,天然资源比马来西亚差别那么大的国家, 经济发展却有目共睹, 反观我们的国家, 一个一个大project都成为刮取民脂民膏的机会,最后project还以失败收场 还持续向政府要求金钱上的援助。
若不是我们国家的管理素质出了问题, 会落到如斯田地吗?

更甚的是, 一党独大的政府还大玩种族政策, 剥销其它所谓非土著的种种在教育,宗教,民生,经济领域的福利更是磬竹难书。

我们之中的不少人,在茶余饭后谈及政治课题,都会情不自禁痛骂种种政府不恰当的政策。
基于不满而强烈要求改善,

有志之士会大步伐的选择出来从政,如以下数位,
[youtube]mGmtBnNX8zU[/youtube]

有心但只是想过安定生活,只能稍微出点力的, 比如写写文章投投稿, 发发投诉信,希望引起共鸣。

但是有一样不管你有抱负还是没抱负, 有理想还是没理想, 是富达显贵, 仰或是普通平民老百姓,都可以作到的就是,


投票。


执行作为国民的义务, 选择我们要的政府, 就是投票的意义。

用我们手中的一票,为我们国家拥有一个廉洁而上进的政府。(而不是败家子) 更是维护我们基本权利最重要的一环.




若我们放弃这个最基本要求改变的权利, 会发生什么事呢?

那么,我们就只能继续在茶余饭后, 发发牢骚而已。
而国家贪官污吏持续当道, 然后国运继续腐败下去,
接着你会年岁渐长, 结婚生子。。


然后再过10年,仍然如故,
然后有一天你突然发现, 你孩子连学习华文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且你子孙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在经济教育领域上享有和别人所谓土著的福利。
然后我们国家的外债越来越大, 而且我们的发展只能非洲的国家相比。 更甭说泰国,印尼,韩国了。。。


我不是危言耸听。
咱们的子孙后代, 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的努力, 在开始逐渐的让人有阴谋性的进行抹杀,

我们没有一个明智开明的政府, 我们就永远是第二等公民, 我们,以及我们的子孙,买房子永远没有特惠, 永远被人当是外来人。。



若这次大选你不及登记成为选民的话,
那么这次大选之后,去注册行了。
为了国家的未来,以及我们的下一代。










注:
(比如叶亚来重建吉隆坡的事实,已经被否绝,在课本上移去)
(连印尼,都已经消除了所谓bumiputera的概念, 印尼华人已经是被认为是土著了,为什么我们不是呢?)

星期三, 三月 28, 2007

经济增长? 当今大马, 我们生活在一个低收入,高消费的国家。

让我们来算算,生活在大马, 为了维持基本舒服的生活所需要的生活费用大概是多少。。。

一个具有5个成员的家庭。


电费 : 120元
水费 : 15元
电话费 : 120元 (家用)
TM NET : 66元
ASTRO : 105元
煤气 : 24元

柴米油盐酱醋茶 : 100元
咖啡Milo牛奶饼干面包糖等 : 100 元
订阅报章: 40元
每日买菜30元x 30天 : 900元

洗衣粉,清洁剂,肥皂,清洁用品等: 100元
个人开销,理发等: 100元
杂费: 100元
个人手提电话用费(一个): 150元
生病看医生: 60元
。。。

算到这已经是2100元了。

这还不包括你个人的保险费用(比如大概200),购买香烟,周末shopping花费, 孩子补习费用(50元一人),孩子每月上学费用(30一个人),你说这些有多少? 500元?

然后重要点的比如供车子(300元,算少了), 供房子(800元,算少了), 汽车修维费,汽油 : 1500元

跟着,再算仔细点, 信用卡年费/12, 门牌税半年费/12, 路税/12, 所得税/12。。。。
还有偶而其实生活上的点滴比如喜宴等等。。
还有购买生活所需的电器等等(这个就可怕了)

到这里,已经肯定超过4000元了。

若一个家庭, 只有丈夫一人在工作, 而薪水只有4000-5000元,那么他所作的一切,在折扣了epf, sosso之后,也只能够维持家庭生活费用而已。





等一等。。。。我们还没说到储蓄呢。。。。
还有年尾旅游。。。。



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因低收入而引发的问题。
有调查显示,马来西亚只有10%-20%的人到过欧洲旅行, 理由很简单,你看看欧元的兑换率是1比5.x, 我曾经到过欧洲数次,在那生活可是一元对一元算,到餐馆去,一杯可乐2.5欧元,就几乎是马币10元,很现实的说, 一般马来西亚的家庭到欧洲旅游去,怎么能负担得起?


马来西亚有近30%的华裔子弟,没有完成中三学业。 我想背后的理由,有一大部分是因为经济能力,一些家庭,在没有任何经济援助下(比如奖学金,更何况我们非友族), 要升学可是难事。 而某些华裔家庭的观念,可是希望孩子们早些出来工作,帮助补贴家用。

长期发展下去,这可是华社的隐忧。说实在话, 马来西亚华人的受教育程度,可是很难比得上台湾, 新加坡人。若你接触人多了你会发现,他们求学上进的风气很浓,一个学士学位算少了,他们通常拥有一个以上。 这跟我们大马华裔为了五斗米撑腰上看来,程度差得远了。


自1998年经济风暴过后, 我就发觉到自那时候起,大学生刚毕业生,第一份工作的收入,可是逐年降低,现在一个刚毕业的degree holder, 起薪多少钱? RM 1800, 然后26-27岁说要结婚了, 买房子买车,看了上面的计算,你说钱那里来?

更何况, 文凭,diploma等等的学子呢?



在马来西亚生活可真困难呀。

星期六, 一月 21, 2006


Cat Posted by Picasa

六人同路

六人同路
今天抱病在身,沒去上班.
寫下這個看來的,希望不是耳熟目詳的故事.

一班友人去算命.
當大家都對算命師批言的準確性感到驚奇的時候,一個本來打算看熱鬧的某人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

算命師對他的一句批言令大家都靜了下來.
“百日之內, 忌: 六人同路 - 否則殊途同歸, 命喪黃泉.”

歸去后, 某人揮不去這個陰影,終日提心吊膽.敏感非常.
見到公車上只有5個人, 他寧願下車.電梯上只有5個人, 他也不敢搭.
朋友勸他看開一點, 算命純屬娛樂性質,怎可當真. 他苦笑.

有天,戶外下著滂沱大雨, 他因有事要出遠門,就向室友借了一把雨傘.
室友們剛好在窗口觀雨,就目睹他拿著雨傘出門,向遠方走去.

忽然一個閃電,殛中了遠方的他.
在雨中,他倒了下去.

室友們個個嚇呆了.沖出去救人時, 人早以回魂乏術.

后來說起,一班友人百思不解,要是算命師的批言準確,那,哪來的六人?

有人解繫, 傘字,共有5個人,加上拿傘的他,不多不少,剛好六人.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悲劇

悲劇
病情沒有好轉,只好開機在為大家寫以下的故事. (又是很久以前看來的)

他,年少,從鄉下出來到城里工作.三餐安定. 平平穩穩.
他偶爾想想,日子也許能過的好一點. 想著想著,發現口袋里有一封信. 信里鼓勵他去報讀夜校. 他很奇怪信從那來,但找不找出原因.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 他報考了夜校.

奇跡般的,他不僅被錄取了,后來還以很好的成績畢業.
這時候,又有一封信出現在他的口袋里. 信里直截了當的叫他去城里最大間的機構求職. 他以戰戰兢兢的心情去面試,很幸運的, 他又被錄取了.

每次適當得時候總有一封信出現在他的口袋里提示他如何化解部門里的難題. 慢慢的他逐漸被賞識, 而一步步的被提拔.數年之后, 他榮升高极主管.

老板的女兒,是城中有名的美人. 深深的吸引了它.但感於出生底微而不敢高攀.
口袋里的一封信,再次鼓勵了他放膽去追求. 他不僅獲得青睬,還在數年之后,共偕連里.過了幾年, 他名成利就, 應有的都有了.

某日,他在房里踱來踱去,在想著下一步該怎麼做的時候,一名年青人在房里出現.手里拿著一把槍.
年青人很緊張, 他告訴他說:”我要殺你,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為什麼我要殺你.從我小時候偷第一輛腳車開始, 倒搶劫銀行我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為什麼我要那樣做, 只是每次要做壞事之前, 包括今天我第一次殺人, 都是因為口袋里都會有一封信, 叫我去這樣做的.”

房里傳出了槍聲. 砰!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避雨.

避雨.
剛從WANGSA MAJU 回來,已是凌晨一點.
在燈光暗淡的廳里,有迴盪著的”非常老情歌”, “我等著你回來, 我等著你回來…..”
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下,寫下這故事…... (HOHOHO….夠有情調了吧)

“碰!”, 我吃力的把最后一籃楊桃放上老爺貨車上.
”啊發, 可以跑啦!”, 老爺貨車絕塵而去.

山風吹的好急.
這里離市區偏遠.左右都是園丘和果園. 種楊桃是家中副業..
我偏愛這里.喜歡它空氣清新. 每次從KL回來,我都到山上來, 說要幫老爸採楊桃其實是要享受一下大自然.

山風吹的愈急了.
我走回果園.風從衣隙穿透過去, 好冷.
果園徬有小溪,我不喜歡那裡.曾經有採柑的工人淹死在那裡.
事情嘛,才發生不久.

點點滴滴的雨水往面上扑.
山雨通常來的很快.我不太喜歡. 因為下雨天路滑, 很難行走. 靴子,又滿是泥濘.
我也曾經在雨天奔跑而扭到腳.
據說,那採柑的工人也是在雨天不小心才滑入河里的.

雨水張牙舞爪.
我快步向前.果園里有一個涼棚, 如阿搭屋般大小. 專供我們放置雜物和乘涼所用.
我沖了進去,全身濕透.,
涼棚里有個人.

雨水擊在涼棚上點點達達, 點點達達….
涼棚里很暗.
“ 嗨!好大雨呵. .”,我向她搭訕.
是個女的,頭垂的低低.我打量她上下, 人長的似乎很清秀. 跟我一樣, 全身濕透.
也許是冷壞了,她臉色蒼白.
我見他不答話,也自顧自的把身上的雨水枺掉.
半嚮.
我再看看她, 依然全身濕透,衣服,頭髮都在滴著水.

雨水擊在涼棚上點點達達, 點點達達, 點點達達….
山雨似乎下的更大了.
我打破沉默,說:”不要緊吧? 不把水枺干? 擔心著涼啦…”
她依然不作聲.
一會… 只 見她輕輕的抬起了頭.幽幽的說,”整..天..住..在水..里, 再..怎..麼..濕也..枺不..干..的…”
我不明所以然,還想再問..,突然,我發現一樣很奇怪的現象.之前並沒有留意到的.
水,並不是從它腳上流到地上,而是滴在地上的.換言之, 她腳不沾地.
我吞了吞口水.
我看了看涼棚外咆哮怒吼的雨水,再看看她.
我該怎麼辦? 我該怎麼辦?(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吃人妖怪.

吃人妖怪.

夜晚搭LRT 回家. 冷冰冰的車廂空無一人.城市的燈光在窗外, 看起來就象流動的繁星. 軋軋的車聲把人的思潮帶往從前.

想起了這個故事.

故事的背景發生在日本幕府時代末期,東京.
(為求逼真, 本文用了很多日語, 不諳日語者可向喜愛看日劇者查詢.)

木春脫崽和他老婆藤媴圾香 ( HaHaHaHa…..) 續承了東京的一間古董店.
自從木春的哥哥, 三本太郎 ( 別問我為什麼姓都不一樣, 可能他們不是同一個爸爸生的) 失蹤以來,他們就接手了這家古董店.

日:水曜, 玉兔東升.
晚風來急. 家家的窗戶被吹的吱吱作嚮.

“Bakayelor, 好大的風啊 !”, 木春上來了樓閣. 為了慎防夜雨來侵,他特的上來makesure 窗戶都關閉好. 寰視四周, 閣樓是個貯藏室. 三本太郎失蹤一個月以來, 木春從未到過這里. “該好好打掃閣樓了, 已經灰塵滿佈.”:他心想.
“Wa Lan yeah ! 這是什麼 ?” 閣樓有很多物品木春還未見過.
他一時浸淫其中, 不能自拔.
時間過了好一會.只聽得窗外的風在習習的吹.
“呼….呼…...”
閣樓的角落頭有隱隱現現的磷光,吸引了他.朝那方向,去 木春把那發光的物品搬到閣樓中央. 掃開了灰塵,是本Daily kah nah ( 日記 ) , 很大本, 對 ! 足足有半個你們的電腦桌子這麼大. [ : ) ].
好奇的, 木春翻開了那本日記, 日記很怪, 摸上去沒有紙質感, 倒有象皮的感覺.. 在燈光暗淡的閣樓里,木春開始一字一字的讀以下日記的內容 :

史前.
啊! 睡了好久啊 !
睡得我把以前的事都給忘了 !
肚子好餓.
把一個正在捕獵的原史人給吃了. 毛茸茸的,不是很好吃.
回去再睡.

公元XXX 年
睡醒了.
在石頭陣里.
吃了一個在蘇格欗的老太婆, 難吃死了.
還是回去再睡吧 !

公元 XXX年
睡醒.
來到了印度.
遇上了一個勞動的苦力. 把他吃了.
辣辣的,也許他吃太多加里了吧 !
再去睡吧 !

公元 XXX年 X月 X日
睡醒.
來到了中國.
是唐朝吧 ! 到處都很美.
不知不覺又餓了.
化成一座橋.
吃了一個女人啊! 味道共有5種, 好吃极了 !
睡得好香.

公元 XXX年 X月 X日
來到了日本.
在東京走來走去.
覺得書本是一種求學的好工具. 就變成了書本.
在一間古董店里把一個帶眼鏡的中年人好象叫三本太郎的給吃了.
滋味……

木春一驚 ! 連忙把手上的日記一丟, 日記突然膨脹, 然后把木春罩著.
“啊 ……………”木春慘叫 ….

………

藤媴圾香上來了樓閣, “Siao Kia, 你叫什麼啊? “.
閣樓空無一人. 中央放著有一本很大本的書.
隱隱現現的磷光把藤媴圾香吸引了過去……..

風聲把第2道的慘叫給淹蓋了去.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THE END.

荒島露營.

荒島露營.

在大專念書的時候, 認識了一個叫巫子彥的朋友.
他喜愛大自然, 對他來說,作為現代人,具有環保意識,非常重要.在他面前, 我們都不敢名目張膽的嚼香口膠. 每當學院有假期, 他都往REDANG跑, 在那兒的RESORT做嚮導. 在我們的眼中看來,這種生活非常寫意.

有一次旅行, 他告訴我們這一個關於露營的故事. 聽后, 印象很深刻, 就把他給記了下來.

在許多臨近海岸的地區都會有些不大不小的島嶼.
這些小島, 鮮有人跡,名不經傳..

有些愛好露營者, 視這些島嶼為寶地. 熱切企盼能在少有人探訪的地方,留下他們的足跡.

有這麼三個好朋友, 啊強, 啊王, 啊杰,, , 野外露營愛好者, 找到了一個他們心目中的天堂。

那一天,是他們出海的日子, 風和日麗,萬里無云.

三個人興致勃勃的出發, 一切無礙, 令人疑惑的只有租船給他們的鄉人, 帶著一種欲言又止的神情. 憂心忡忡的樣子. 但, 出海的人是開心的, 沒有人會把這種小事放在心上.

到達了荒島, 四週寧靜, 有著的是碧海青天, 唯獨是上下左右看不見熟悉的人間煙欣. 他們追求的就是這一種感覺, 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 在那, 你自然而然的會把精神上所有的束縛解放…

在荒島上,除了這一個四週圍繞的沙灘, 中心就是一個濃密的森林. 看起來陰森森的. 要是你曾經凝視過這樣的一個森林, 你就會明白我在說什麼. 你會覺的重重疊疊的森林看起來就象一個龐然巨物, 你看著它,它也看著你. 非常詭異. 三人之中只有啊強有這麼一種異樣的感覺. 這,是從未發生過的.


紮好了營, 三個好友弄潮去也, 是而歡樂的嬉戲聲, 驚起了叢林的一些鳥雀, 爭相飛起. 啊強站在水里, 望著這些鼓譟不已的鳥兒, 叢林似乎在動, 心中總是有點不安的感覺.

黃昏, 夕陽西沉,
斜斜的殘曦, 把他們的營帳攏罩在叢林的陰影里, 有如一只黑手,掩蓋了大地。海浪也出奇的平靜。 似乎, 一切,正等待著黑夜的降臨。


夜幕低垂,.三人各自睡在自己的帳棚里.
帳外, 無聲無息的括起了的大風.

“吼….吼…”, 風聲洶湧……

啊強翻來俯去, 心中燥熱不已……

以下是啊強的后來的口述……

我那晚, 覺的好熱, 非常悶熱, 一直翻來俯去, 外面似乎很嘈…
渾渾噩噩之中, 似乎有人走進我的帳幕里, 輕輕的對我說“啊強, 啊強, ……起來, …起來….., 快點起來….”, 那人好象摸了摸我的頭, 然後說, :”好燙 !….”, “啊強, 啊王 好象不見了, 我出去看看……, 待會你能的話, 也出來一起幫我一起去找找…”, “我走啦 …”那人離開了我的帳棚…….

過了良久…….

“吼….吼…”, 外面風聲很嘈, 依依呀呀的,間中似乎夾著些人語….

聲音, 好象越來越大, 隱隱約約的我似乎聽到了….

“救……命……呀……”, “救……命……呀……”, 聲音在強大的風聲里強圖掙破. 我驚醒 !

我慌張的爬起身來, 拿起了手電筒, 沖出帳外.

風很大……, 我喊:” 啊王 ! 啊杰 !”
他們不在, 營帳是空的.

我嚇出了一身冷汗.

隱隱約約的風中傳來, “啊…..強….”, 好象是啊杰的聲音, 在撕心裂肺的慘叫…
我轉身, 朝著聲音的方向. 是叢林, 電筒照去, 仍然是一片漆黑.
我咬了咬牙, 沒有閑暇去考慮, 就沖進了叢林,

“啊…..強…救…命…呀…快..點..來…啊”,聲音在我的前頭.
我喊:”啊王 ! 啊杰 ! 你們在那 ?”
“吼….吼…”,風在怒吼..
“啊…..強…….”聲音在前頭呼喚著…
在風中我一邊跑, 一邊喊…
”啊王 ! 啊杰 !”
“吼….吼…”,風在怒吼..
“啊…..強……快…點…來…呀.”我越厲越深….,聲音一直在我的前頭.呼喚著…
吼….吼…”,風在怒吼..

突然我發覺, 不管我跑了多久, 聲音仍然在我的前頭.

本能的, 我察覺到很不妥, 我已經在很深的森林里頭, 對著不知有什麼的前景, 突而其來的我產生了很大的恐懼, 一種很可怕的感覺從我心中涌起, 我覺的要是我一再前進, 將會面臨很大的危險,前頭,也許是個陷阱 !

我毛骨悚然, 發狂,轉身,命也沒似的沖出叢林….
我逃上了船, 開動了就跑 !

第二天, 清晨.
我隨著警衛隊上來搜查.
島上平平靜靜, 似乎昨晚驚心動迫的一夜,從未發生過.
警衛隊展開了地毯式搜查, 找不到啊王和啊杰, 沒有屍體, 沒有血跡, 沒有人蹤.
他們永遠消失了.

我愣在當地.
完.

中國人的字典里, 有鬼字徬的如
魊, 魍魎, 魑,魅…….
都是些不同的鬼怪, 有者依山而居, 有者應沼氣而生……有者遠離人群, 有者擇人而食…….
也許, 啊王和啊杰遇到了不是善纇的吧 !


南無阿彌陀佛.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THE END.



年年過年.
人間多少風花雪月事, 隨年而逝…..

慢慢的, 我們似乎忘記了年是什麼.

寫一個年的故事給大家品嚐, 品嚐…..

一九九零年.
農曆 十二月三十.
晚上九點三十分.

那年我十五歲, 叔叔在鎮上開了一間古董店. 偶爾, 我會幫他顧顧店. 店里賣的都是些古玩, 瓷器, 窮書生的字畫. 老實說, 生意並不太好. 拿東西來賣的人比來買東西的人,還多. 但叔叔認為, 讀書人應有讀書人的氣概, 不求富貴功名, 三餐溫飽即可. 所以生意即使難做, 依然是一年一年的維持下去.

今晚是除夕夜, 叔叔往外跑了, 出外打點一些東西, 留我一個人看店.

店里經長都光線不足., 叔叔說這會使這間店看起來更古色古香. 我心想,讀書人的概念和他本人讀書人的氣概 一樣,令人難以明白.

街上倒處彌漫著迎新春的氣息, 偶爾傳來兒童的嬉戲聲和燃放炮燭的聲音. 一片喜氣樣樣.

店里卻靜靜的, 我不耐煩的在暗淡的燈光里看書, 心里想著叔叔為什麼還不回來, 好把店給關了去, 回家吃團年飯.

“叮….咚….”, 有人進了來. 我心里咕嘟:” 除夕夜, 那有人來買什麼鬼古董…”, 我抬起頭來瞪了他一眼. 咦 ? 我心里有點詫異, 來的人比別的顧客不一樣, 個子很高, 一幅仙風道骨的樣子… 燈光太暗, 我看不清楚他的臉.

他走前來, 頭上帶著一頂帽子, 身上穿著西裝, 看得出很陣舊, 但,干淨, 整齊. 對他, 我肅然起敬. 不自禁的放下了書本. 只見他手里有提著一個籃子, 一片白布蓋在上面. 另外一只手拿著一些紅紙張. 看似字畫一纇的東西.

是一張年隅, 歷盡滄桑的臉. 他溫和的說“小朋友, 老板…有在嗎 ?”
我看著他說,“老先生, 老板不在啊, 有什麼我能幫到你嗎 ?”
“喔,…”, 他似乎有點失望, 隨著他想了一想,說,
“小朋友, 可以幫個忙嗎 ?”, 說著他把那一些紅紙張放在桌上,
“這…呃…”, 他看了看籃子, “這是它.. 它的簽字, 我想賣. 你能給個價錢我嗎 ?”
“它的簽字 ? “, 我很奇怪籃子里裝的是什麼東西, 我望望那里.

突然間有小孩在 店外然放起炮燭“坪坪乓乓! 坪坪乓乓!….”的嚮起, 籃子里的東西似乎受了驚嚇 ! 發出了尖叫, “吱…吱….”, 並且搖晃了起來, 我的手本來是放在桌上的, 也被這突而其來的變化, 一時受驚而縮手, 一剎那之間, 我似乎看到了籃子里有一對青色的眼睛, 清澈而深邃… .

老者連忙道歉, :”對不起, 對不起…..讓…讓你受驚了”, 他連忙蓋好白布跟著輕輕的拍拍籃子, 一邊緊張的收拾牠的紅字張, 一便說, “對不起, 打擾了…”匆匆忙忙的走出了店們口. 我腦中一片空白, 隱隱約約的聽到他離去時說, “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 它已經不再害人了, 為什麼人們還要嚇它呢….”

良久, 我清醒過來, 發現有一張紅紙張遺留在桌上了, 上面別扭的寫著
“年”

風從門外吹來, 處處洋溢著新年的氣氛.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THE END


祝各位:
新年快樂
萬事如意. : )


紅了桃李
綠了芭蕉

MANJUSRI
(18-JAN-2001)

殺戮黃昏

殺戮黃昏

不知道為什麼咳了很久還不會好.
咳嗽引起的傷風﹐感冒。更是來回轉折。
病菌一如低等生物般的生命力奇強, 不能完全根絕, 時而死灰復燃, 把你折騰的死去活來. 有那麼的一天路過茨廠街, 突然感覺渾身無力, 昏眩眩的, 不知身在何方. 活象在太陽底下的行尸走肉, 苟延殘喘。 跟某些朋友說起﹐各式各樣的土方接蝩而來﹐很感激他們的一番厚意。只是某位網上的朋友﹐介紹了一個很奇怪的藥方﹐說什麼春天的蟑蜋﹐夏天的螢火虫﹐我看那傢伙多半是存心不良﹐要是是絕症的話﹐配得藥來﹐人早已行將就木了﹐哪來的及吃什麼藥呢﹖﹕) 唉﹗不談病了﹐為大家寫這一個故事吧…

故事﹕ 殺戮黃昏

小時候, 一班家庭成員聚會. 大大小小的, 堂兄弟姐妹都在場.
我們談起了電影. 哥哥說起了這樣的一個電影片段。 故事稍微特別﹐而且有點兒血腥﹐現在仍然記憶猶新。 最近報章又報導了很多精神病人攻擊人的事件﹐讓我重新想起了這個故事﹐現在把它寫下來跟大家分享﹐分享…

黃昏。
雷聲緊奏。
陰風怒吼。
距離精神病院咫尺之遙的一間別墅。旁無人居。
屋裡廣大的廳中一角﹐雁婷﹐打扮的很端庄﹐瑟縮在沙發上﹐有著一臉緊張﹐害怕的表情望著電視機。
“…新聞快訊﹕一名精神病人今天從精神病院逃出﹐院方指出﹐這名
精神病人是名具有高度危險性的人物﹐曾對旁人作出強大侵略性的攻擊行為。 院方和警方正在全力逮捕﹐請各位公眾人士提高謹惕…”

“達…”
雁婷很不安, 她起身把電視給關了。
屋裡回歸寧靜.

“噹..噹…”
突而其來的鐘聲把雁婷給嚇了一跳。她驚愕的望了望牆上的老爺鐘。
黃昏七點。
她跟著望了望窗外﹐天色正逐漸的暗了下來﹐時而遠方傳來陣陣的雷響﹐偶爾﹐閃電也把陰深深的晚空在瞬息間劃成了白晝。冷風颼颼的吹進來﹐寒慄而刺骨。
“隆…隆…..” 一陣陣雷響聲后﹐大雨洒洒而下。
屋裡很靜。

只聽的牆上的老爺鐘在獨個兒的走著。“滴滴…答答,,,”

良久。

“叮…噹…” 門玲聲打破了沉靜。
有人..有人在按門玲﹐雁婷心想。她﹐呼吸變的急促了起來。
“叮..噹..” ﹐“叮..噹..” …門玲按的很急。
雁婷站起身來﹐戰戰兢兢的跑上前開了門。

冷風扑面而來﹐外面的雨下的真大。

一個年青人站在玄關﹐上身濕透。
” 嗨﹗我的車子拋錨了﹐能否借個電話打打﹖“那人提高音量說話﹐以免聲音被風雨聲給掩蓋了去。
” 哦﹐原來是來借電話的。“ 雁婷心想。她打量了那年青人上下﹐大約二十來歲左右﹐看樣子不象壞人。
她側了側身。
” 謝謝…..“﹐那年青人微笑著走了進去。
雁婷關了門。
” 電話在…﹖“年青人微笑著問了問。。。
” 哪…“雁婷往廳中指了指。
年青人在廳中打著電話.
” 唉﹐是啊﹐車子拋錨啦﹗ 是﹐是﹐晚點才到…“

雁婷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滴滴…答答,,,” 牆上的老爺鐘在滴滴答答的嚮。

年青人打完了電話。轉頭問雁婷﹐”阿…不好意思﹐我能否喝杯水﹖“
雁婷望了望廚房。
年青人順著她的視線望去。

“叮…噹…” 這時門玲聲又響起。
雁婷轉身望著門口。
年青人說﹐”呵﹐我自己來。“﹐說著﹐他一邊微笑一邊走進了廚房。

“叮..噹…” ﹐“叮..噹….” …門玲按的很急.
雁婷走上前﹐開了門。
來人滿臉橫肉﹐令人一看上去,沒有好感. 他上身微濕﹐看了看雁婷﹐望著屋裡說話。
” 我…我的汽車拋錨了﹐能否﹐耳﹐“說著他旁若無人的走進了屋子。

雁婷睜大眼睛望著他.
那人一直東張西望的打量著屋子。一邊重複著剛才那句話﹐”我……我的汽車拋錨了﹐能否借我汽砰﹖”這時, 那年青人剛好從廚房裡走了出來﹐聽到了這句話﹐一臉疑惑. 他心想, 不對﹗汽車拋錨借汽砰﹗﹖

那人很驚訝年青人的出現﹐看到了年青人一臉懷疑的臉色﹐他似乎作賊心虛般, 馬上變了臉孔, 他滿臉煞氣﹐咬牙切齒的掏出了一把刀子。年青人一怔, 也趕快隨手拿起了一把掃把自衛。那人望著年青人沖了去。廳中的傢私, 被推倒無數. 搏斗中﹐年青人身上被他割上了處處﹐鮮血飛濺而出﹐ 一輪掙扎﹐年青人把他推開了。

那人慌亂的退到來雁婷旁邊﹐雁婷驚喊了一聲﹐那人轉身似乎想夾持她﹐雁婷驚惶失措的舉起了一個花瓶﹐往他頭上大力砸去﹐

“乓 !”的一聲, 花瓶四分五裂 !
鮮血從頭上漓漓流下﹐那人軟軟的癱下了來。

年青人來到來雁婷身邊﹐喘著氣問﹐”妳……妳……沒事吧﹖“
雁婷發著抖﹐一臉蒼白。

他轉身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那人﹐在抽搐…慢慢的沒有了動靜。
“滴滴…答答,,,” 牆上的老爺鐘在滴滴答答的嚮。
兩人默默無言.
“呵…呵…”, 年青人在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突然﹐門又被打開了,隨著風雨聲﹐一名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大踏步的走了進來。

中年人看到了凌亂的屋子, 鮮血淋漓的客廳﹐地上橫躺著的人﹐還有他們兩個﹐他張大了嘴巴﹐一臉驚愕。” 怎…麼…回事﹖“

年青人喘著氣﹐連忙解釋﹐”這人好象要入門行劫﹐尊夫人把他打倒了…“
那人神色緊張﹐連忙問” 我…我夫人在那﹖….“
年青人一愕, 大惑不解.
” 老…公….救…我..啊“﹐樓上傳出了呻吟﹐眾人望樓上看去。只見一只血手在扶著梯手﹐緩緩的站起來. 是一個女人﹐滿臉血痕的, 看起來, 可佈极了。
“救…我…” ﹐一個跟倉﹐那女人滾下了樓梯。只聽的一陳清脆的骨頭斷裂聲。中年人激動的喊著“老婆﹗”沖去了樓梯邊。
事出突然﹐年青人完全目瞪口呆﹐六神無主﹐他一臉疑惑轉向雁婷﹐正想問她一個問題, 只見雁婷 一臉猙獰﹐目露凶光﹐似乎完完全全的變了一個人﹐殺氣騰騰的高舉著匪徒拿的刀子﹐狠狠的往他的心臟戮去。。。

完。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鳳凰

鳳凰

這故事沒有序.
寫完了才告訴你們來由, 行吧 ?


一九四十多年.
中國廣州偏遠的一個小村庄.

金烏西沉, 晚霞紅如火.
村民聚集在李家門口.
“西邊的山找了沒有 ?”, 眾人在七嘴八舌.
“找了啊, 沒有啊 !”
“找清楚了嗎 ? 這關乎著人命 啊 !”

“都已經三天了, 該不會是沒了吧 ?”, 有人在竊竊私語.
“對啊 ! 好象以前阿三不見了, 還不是一樣找不著 …:”

阿爸的臉顯的更憂愁了.

村民散去了以后, 苹兒關了門戶, 然起了油燈.
阿爸和阿媽坐在角落里頭, 在桌上低聲的討論著, 在閃爍暗淡的燈光里, 隱約可見到阿媽眼眶里流動著的淚光. 苹兒一陣心酸.

狗兒上山撿柴已經三天了, 怎麼還不回來呢 ? 苹兒的小腦袋兒里, 一片著急.她依著窗口, 望著窗外. 窗外的遠方是一片茂盛的山林, 頂上有著繁星點點的夜空. 但願狗兒不會挨餓才好, 苹兒心想., 閉上眼睛, 苹兒為她唯一的哥哥在靜靜的祈禱.

一會, 只聽的風兒在窗外的習習的吹, 遠方傳來山林擺動的聲音, 沙沙的聲響, 在寧靜的夜晚里顯的格外清晰.

“吃飯啦 ! 苹兒” 阿爸在叫著.
“在 !…” 苹兒高興的從椅子上跳下來,往飯桌跑去..


滿滿的, 苹兒添滿了一碗飯遞給了阿爸.

阿媽在吃著問, “大舅有什麼消息嗎 ?”
阿爸在靜靜的扒著飯, 輕輕的搖了搖頭.
苹兒想起了叔叔, 几年前阿爸賣了很多的東西, 還向人借貸, 那時連苹兒的扑滿也被打破了約, 才東湊西拚的籌助了錢把叔叔給送往了南洋. 好象, 叔叔是在那兒作工. 叔叔人很好啊 ! 苹兒很想念他.

阿媽繼續說, “今天村子里的痞八來過…”

阿爸放下了筷子.

“他…他說, 要是再不還錢, 就…就把苹兒給..給..”阿媽伏在桌上抽泣了起來.
苹兒毫無頭緒的, 站起來走向了阿媽, 拍了拍她的背后. 阿媽突然抱緊了苹兒哭了起來. 苹兒不明白. 阿爸走過來, 把手放在阿媽的肩上. 苹兒抬頭看了看, 阿爸眼里也閃著淚光. 那一晚, 飯吃的很慢, 飯,菜似乎都涼了.


第二天清早, 苹兒隨著阿爸上山找狗兒去.

“狗兒, 狗兒”阿爸在山頭里高聲的喊叫.
阿爸的聲音在山里, 迴盪著.
沒有回應, 只聽的風吹得山林沙沙作響.
“狗兒, 狗兒”阿爸一邊走一邊繼續的叫喊著.
風吹的樹上的枝兒依依作響.
“狗兒, 狗兒”, 苹兒也學著阿爸, 揮著樹枝,在輕輕的喚著.
苹兒打著草, 走著走著. 阿爸的叫聲好象漸去漸遠.
阿爸的身影好象看不見了.


溫暖的陽光, 從樹葉的空隙里照了下來. 晒的苹兒的臉龐暖洋洋的, 好舒服啊 !
走啊走啊的, 苹兒來到了一個小小的山玻, 一片草原, 寧寧靜靜的, 四周看不見蟲蟻. 草原的中央長著一棵茂盛的大樹. 幽美的景色把苹兒給吸引了去…

來到了一棵大樹底. 苹兒心想, 好大的一棵樹叻, 樹干直直的, 樹皮好象很堅硬的樣子.樹上好象有很多鳥兒, 在吱吱咋咋的叫著. 苹兒拿起了樹枝, 向大樹打了几下.
很奇怪的景象在那時候發生了.

突然, 四周好象暗了下來. 頭上似乎一陣清風括過…
苹兒抬起了頭望望, 只看見有一只大鳥, 有著鮮艷色的羽毛, , 還拖著好象孔雀般長長的尾巴, ,在頭上悠悠的掠過, 光耀奪目的顏色不住的在苹兒的眼瞳里晃動著,很是好看…, 隨旁在穿梭著的還有一些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鳥兒.
鳥群在吱吱咋咋的叫著往遠方飛去.…

苹兒看得呆了, 傻傻的愣在當地, 只感覺渾身熱熱的…

良久…

“苹兒 ! 苹兒 ! 你在那啊 !”
是阿爸在叫著.
苹兒驚醒過來.
“阿爸 ! 阿爸 ! 我在這哪 !”
苹兒邊喊著, 一邊興奮的向阿爸的方向跑去.


在歸家的途中已是晚霞滿天.
阿爸載著苹兒,在靜靜的踏著腳車….
腳踏車聲呀,依呀依呀的響…
“阿爸, 我呵, 剛才看見一只很大的山雞呢 !”
阿爸唔了一聲..
依呀依呀…
“那山雞呵, 還很會飛叻…”
依呀依呀…
阿爸靜靜的.
“旁邊還有很多小鳥叻…”
阿爸嘆氣. “苹兒, 阿爸很煩, 你狗兒還找不到, 不要說話好嗎 ?”
苹兒…


夕陽西下, 百鳥歸巢.
有些東西在很玄妙的改變.

那天夜晚, 迷了路的狗兒找到了出路, 滿身泥濘的出現在村子里, 村子里的人高興的爭相往苹兒家報喜 ! 阿媽更是對這一項奇蹟而緊緊的抱著狗兒感動得痛哭.
一個月后, 從南洋寄來了一封信. 還有一筆錢, 足夠了還債, 也足夠了把他們一家接往了南洋….
几年后, 苹兒長大成人, 嫁了給南洋當地的一個富有華僑.

一家從此變的好運起來. : )

完.


寫這個故事是因為在小學的時候, 每當我大話西游, 一位女同學總是言之鑒鑒的對我說…
“MANJUSRI, 你相信嗎 ? 我婆婆呵, 小時候在唐山見過鳳凰叻…”

每一次她都這樣說…
這位朋友已經很多年沒見了, 可是那句話依然在耳邊響著. 現在想起來, 那時候她家里的確很有錢.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年聲漸遠.
MANJUSRI
02-FEB-2001
Goodhan 兄, 哎呀, 其實我想說的是, 前半部是講苹兒家,怎樣怎樣慘. 後來苹兒因看見了鳳凰而轉運. 家道亦開始逐漸昌隆. 至於那棵樹, 指的是梧桐.源由"鳳凰依梧桐而棲." 還有因為鳳凰是百鳥只王, 所以他的出現有百鳥伴隨. 苹兒是小孩子,我形容她是個心地無邪的人, 所以比一般人有緣的見. 她把鳳凰當山雞, 在當時,說出來自然沒有人相信.

咳嗽

咳嗽

咳嗽還沒有好, 今天, 才去看了一次醫生.

此病相當難纏, 午夜時分, 當每個人都在酣睡的時候, 唯獨它, 陪伴你到天亮. 漸漸的, 我從一個刻苦耐勞的年青人,變成一個咳苦耐癆的臉青人. 忍無可忍之下, 寫一遍祭文, 祭一祭它 (祭者, 遠送也, 即是把它送的遠遠的, 病才會好, 願君可別讀錯, 此祭非他激, 醫它不好, 我還敢激怒它嗎 ? 想也別想… )



斯人常咳, 夜半三更, 聲震屋瓦, 百里皆聞,
來如雷霆收震怒, 再來春江洒雨聲,
氣勢蓬勃好似三軍戰鼓, 洶湧澎湃恰如萬馬奔騰,
唉 ! 怎一個勁字了的, 何止擾人清夢, 還有家家亮燈, 戶戶疑問,
怪 ? 為何只聞雷響, 不見雨聲?
左鄰右舍,旁敲則擊, 唉聲怨道者. 不外周公門生,
只嘆人在江湖,己不由身. 輾轉反折, 五更雞聞,
悽悽慘慘, 恤恤軫軫, 欲罷不能,
窗外耿耿星河欲曙天 , 此時無聲勝有聲.
從此上班不早到, 這樣下去恐怕民不聊生.

是日大吉, 特設餞宴, 水酒一杯, 一拜天地, 一敬鬼神,
送此頑疾, 還給瘟神, 從此人間消聲匿跡, 永不翻生,
一來斯人孱弱之軀得以苟存, 二來街仿耳根得以清靜, 雞犬之間可以相聞,
善哉!善哉! 一石二鳥, 于此者無甚 !
天長地久有時盡, 此去遙遙無絕期,勸君更進一杯酒, 西出陽關無故人.
罷 ! 罷 ! 酒過三巡, 吉時已到, 送咳 !


終.

是為序.


故事: 咳嗽, 瘟神

常和室友夜晚去逛街.
這也許是我們的共同嗜好, 唯一差別是, 我喜歡沿街看美女 , 他真的在沿街看看有什麼可買的. 室友文質彬彬, 飽讀詩書, 最喜愛收藏字畫, 古玩. 他房里幽雅的擺設, 跟我收集的三流雜誌,漫畫和科幻小說相映成趣.. 我常笑他附庸風雅. 文人嘛, 多寒酸, 收集的字畫當然不是什麼真蹟, 都是些街邊擺設的地攤貨, 還是討價還價得來的. 我常常冷眼旁觀., 他不以為然, 還說不要小看這些地攤貨, 間中也許藏有何氏之壁, 只待他這種人來彗眼識真偽.

上的山多終遇虎, 也許說這句話不太恰當, 只是我們不知為何會憑白的招惹到這些可怕的麻煩, 所以不的不下此言. 一卻糾纏都始於除夕夜那晚, 很后悔那天跑完了星光大道, 還要去逛芝廠街, 要不然…室友現在也不會躺在醫院里, 我也不用擔心要如何去處置房子里那可怕的東西…

十二月三十日晚, 除夕夜.
華燈初上的吉隆坡有她那迷人的一面.
芝廠街張燈結采, 人頭洶湧. 室友在忙碌的翻看著VCD, 我也左顧右盼, 兩邊小販擺賣的擋口間, 塞的是芝廠街的人來人往. 呵 ! 處處鶯鶯燕燕, 我目不暇給. 室友掃了一些VCD, 拉了我就往文化街跑. 狹小可行的空間熙熙攘攘的, 走沒多久, 我已很不耐煩.
突然, 室友拉了拉我, 說”那邊”, 他指了指街邊的小巷, 只見后巷那燈火闌珊處, 隱隱約約的似乎有人在那里. 我想我們有兩個人, 在加上燈光, 走后巷.,倒也不怕.
進了后巷, 很暗, 還滴水處處, 髒兮兮的. 遠處傳來陣陣咳嗽聲. 我有點詫異, 心想, 這種陰森森的地方怎麼會有人擺檔啊? 室友似乎蠻不在乎, 只往那燈光買賣處跑.我也只好跟著. 來到了擺地攤那裡, 我左望望右望望, 四周黑漆漆的. 剛剛在外面看見的三三兩兩的人影, 全跑的無影無蹤..
室友在地上東挑西選. 舖在殘殘舊舊的草席上盡是些水晶, 雕象一纇供擺設的東西. 賣東西的糟老頭, 蓬頭垢面, 還有深深的黑眼圈, 一幅要死又死不去的樣子. 我對擺賣的那些東西一點興趣都沒有, 這陰陰濕濕的巷子還傳來一股股的臭味, 只聽的室友在討價還價, “算便宜點啦 !”, “這…是..新..貨, 很..便宜啦…”糟老頭說話的聲音幾里糊魯的, 似乎喉嚨里充滿了痰. 嘖 ! 好令人生厭. 我實在不願在這種地方逗留太久. 正想催促他, 好在室友已經正商議著交錢., 老頭有氣無力的提起手來, 在收錢的一剎那, “咳! 咳 ! 咳! 咳 ! 咳咳咳咳…”很駭人的, 他突然不停的大力咳嗽起來, 我也被嚇了一跳. 室友在避無可避之下的被噴了一臉唾液. 嘩 ! 的一聲, 他站起身來, 鄙視的扔下了錢就走.
“好惡心”, 我一邊走一邊對他說, 后頭依然不時的傳來陣陣咳嗽聲…
他皺著眉, 把唾液摸去后, 跟著就笑逐顏開. 他向我揚了揚手上的東西,
笑著說:”撿到便宜貨了 !”
我回頭望望, 似乎又見到三三兩兩的人聚集在那里…

回到了公寓.
室友把剛買到的東西整整齊齊的擺在桌上. 然後笑嘻嘻的轉頭問我, :”怎樣 ?”是一粒大水晶球, 一個小形玉做的福祿壽和一個檀香木雕成的古人. 人象在背著一個包袱, 看起來栩栩如生. 我指著那痤黑漆漆的雕像, 問他, “那是誰啊 ?”, 他征了一征, 跟著拿著雕象翻來伏去, 然後有所發現的指著雕像底下的字, 笑嘻嘻的對我說:”哪, 史文業, 但我也不知道是誰.”. 我心想, 史文業, 有點熟, 名字好象在那兒聽過….

夜半, 我懵懵懂懂的驚醒, 只聽的室友在隔壁不停的咳嗽.
第二天早, 我問他, :”你好象被傳染了約 ? 昨晚我聽到你在咳呢.”他打個哈哈, 說:”是啊 ! 是啊 !”.
從那天起, 每晚他都在咳著, “咳! 咳 ! 咳咳”的, 情況, 好相愈來愈變本加厲. 有天早上, 我看了看他, 有點驚呀 ! 說:”你好相瘦了很多....” 他無精打采的說:”是啊, 晚晚都沒睡好…, 喉嚨整天癢癢的…”我提醒他:”記的看醫生哦…”他唔了一聲…
做我們這一行的, 有時為了趕PROJECT, 難免要到外坡去. 那一天我出了門就 沒有再回去. 這一趟用了我三四天. 當我趕回來KL的時候, 已是星期五. 依常例, 我和一班同事都會去暢飲一番. 晚上一點二十分. 我喝的醉醺醺的, 跌跌撞撞的回到公寓, 進了門口, 關了門, 我再也無力爬回房間, 昏昏沉沉的就坐在大門口旁打起鼾來..

夜半三更, 我在客廳中見到了一個很駭人的景象…

那時, 我睡的迷迷糊糊,只聽得一陣習習沙沙, 習習沙沙的聲音在嚮, 我掙開半只眼睛, 廳里暗沉沉的, 靠著窗外的月光, 我依希見得到廳里的東西, 我看到有一只小小人影背著一個包袱, 黑漆漆的, 生硬的在跳著, 它從沙發跳到桌子上, 再從桌子跳往電視機上, 屋里的每一個角落都被它走過, 每跳到一個地方, 它就來回遛達, 這里抖抖, 那里抖抖. 抖啊抖啊的, 一些閃爍著銀光的粉末, 好象雪花一般到處紛飛…我看的神迷目眩, 不一會, 房里好象下雪一般, 處處迷茫…, 酒意涌了上來, 我又昏昏睡去.


第二天, 我被室友叫醒, 看到眼前的他, 我張大了嘴巴 !
才過了几天, 他已經變的骨瘦如柴, 還有深深的黑眼圈, 一幅有氣無力的樣子…他邊咳邊說”咳 ! 咳 ! 我…我..不行了..” 說著他就癱了下去.

我把他送往醫院. 醫生說他有嚴重的肺結咳.
我憂心忡忡的回到了公寓. 我走進了室友的房間, 坐在床上,望望廳中, 一如往昔, 也沒有見到什麼銀色的粉末, 我再轉過頭來, 靜靜的看著那雕像, 心中起伏不定, 也有點氣憤. 我心想..這東西有點邪門, 我很肯定昨晚所看到的不是幻象. 室友的肺病不是從老人那傳來的, 是這雕像惹起的. 從我們買的那一天開始, 我看的那三三兩兩的人群,全都是些魍魎魑魅, 還有那老人…也是被詛咒了的…我咬了咬牙, 該如何處置那鬼東西呢, 待我想想, 劈開它, 拿去當火燒, 或把它磨成粉末, 撒去汪洋大海, 再不然拿去神廟……等等, 史文業, 史文業, 我想起來了, 我好象是在衛斯理的小說里看過, 史文業..它..它是古代的瘟神… 啊….
想著, 想著….喉嚨好像癢了起來…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完.

Meet Joe Black

Meet Joe Black

由於咳了很久都還沒有好, 那天為了安全起見, 特地到了馬大醫院做了一次檢查. 在醫院裡一個人孤孤寂寂的坐在椅上等候著照X-RAY的時候, 走廊上有著各式各樣的病人來來往往. 好悲哀, 在那, 我企圖做一個旁觀者。 走過的病人有的手足嵌著鐵枝, 有些明顯的身體某個部位很不均衡, 其中年青者…不乏. 眾多孱弱的身影和 一張張不勝疲憊, 強忍著痛苦的臉在眼前晃來晃去, 老實說,我看得心驚膽跳. 很難相信有著靈魂底下的身軀, 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病魔的摧殘. 更嚴重的是精神上所呈現的委靡和不震似乎更勝於肉體上的折磨. 想啊.. 想啊的, 我無有來的想到了逝去的親人, 心頭更不由得的一陣陣沉重. 人的一生少有平坦, 還有免不了的風風雨雨…可是最后依然要踏上那唯一的歸途. 什麼名聲啊, 富貴啊, 在這結眼兒上, 都屬過眼云煙, 變得都不太重要了. 人生追求最重要的一件大事其實是善終啊 ! 想啊.. 想啊的, 在想有什麼方法能在臨終前減輕或根絕將逝者的痛苦…有什麼方法…有什麼方法的..


想到了無常.
想到了電影JOE BLACK
想到了這個故事.
唉 !

故事: Mr. Joe Black

中午的太陽好毒。車裡風扇吹出來的都是些乾燥燥的熱風﹐ 徐福強抹去了額頭上的汗。他厭煩的望了望車窗后鏡, 前頭的紅燈把后面的車子一輛輛的排列了起來, 在這種炎熱的天氣下, 人人似乎都失去了等待的耐性, 后排的車子已經開始禁不住的鬧哄起來. 徐福強儘量使自己心平氣和, 只是老爺貨車的風扇很不聽話, 不住的在鬨鬨作響. 吵得他想安靜也安靜不下來. 他可不怪這輛老這爺車, 畢竟這輛老爺貨車已陪他征戰多年﹐已成了他生活中不可缺的一分子。也許是車子年歲已高了吧﹐近幾個月來不止是冷氣系統﹐其它的部份都頻頻出現毛病。他一直想著把這輛老爺貨車送往廠裡大修一番﹐只是毫無餘地的手頭總是很拮据﹐他不得不把這件事一拖再拖… .

好不容易的才把車子從擁擠的KL市區駛出來﹐駕往聯邦大道。 誰知剛跑沒多久, 遠遠的已看見聯邦大道排了一條長長的車龍, 又是一陣阻塞 ! 徐福強再也按奈不住, 煩燥的大力拍了一拍車門, 跟著重重的呼了口氣, 只是氣上頭來, 心口不由的又是一陣一陣的納痛. 不知怎的, 最近胸口老是覺的不舒服, 動徹就呼吸困難…. 他連忙冷靜下來. 然後安慰自己的想了想, 嘴邊不禁帶出了一絲苦笑, 呵呵…六十多歲人了, 還拖著那一百二十多磅的身軀, 上下奔波勞碌, 不用想也知道是操勞過度, 累出病來的. 有誰到了這個年級不是在家享福的 ? 生活嘛, 可真把人給折騰透了…

跑跑停停的, 好不容易前頭的路開始流暢, 車子飛也似的去了. 車子駛出了聯邦大道, 一轉折之下, 已然來到了馬大醫院. 徐福強把車子停好, 下車, 看了看手表, 十二點三十五分, 有點遲, 下午可還有貨要送叻, 他有點擔憂時間上是否趕的及. 轉身, 肥胖的身軀姍姍的走進了馬大醫院. 醫院裡冷冰冰的, 跟外頭簡直是天淵之別. 只是一眼望過去, 等候椅上全都滿滿的, 他認真的再左右望了一番, 似乎座無空席. 他心中好生失望 ,怎麼這麼多人啊 ? 這下又得再等了 ! 跟著他無可奈何嘆了一口氣, 搖了搖頭, 心中苦笑, 他想, 要是自己的印刷店有這麼好的生意 就好了….. 他緩緩的走向前拿了牌子, 選了一張椅子坐下, 等候著登記. 好一會, 好不容易才輪到了自己. 他登記完了之后, 拿了護士遞了給他的醫療室牌子, 走進了另一間更廣大的房間等候著輪診. 為了想一個人安靜, 他在冷落的角落裡頭, 找了一張椅子坐上, 跟著看看那高掛著的輪診號碼顯示牌, 3078, 這下可好, 可真還有好一段號碼才輪到自己, 他皺了皺眉頭, 很不耐煩的嘴里又幾哩咕嚕了起來…

老實說, 埋怨是對的, 人生有多少時間不是浪費在無謂的等等待待之中呢 ?
無謂的等等待待….等等待待的無謂, 最終還是不了了之, ....

走廊上來來往往的都是些病人, 患得各式各樣的病痛. 有些, 讓人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下去. 徐福強總是避免自己的眼光逗留在這些病人身上太久. 他靜靜的坐在椅子上, 閑極無聊, 醫院裡的空氣, 總是彌漫著一種獨特的藥味, 他拭了拭鼻. 有點不太習慣. 他開始留意, 留意了四周, 醫院里的燈光, 不知為何, 總是被弄的不太足, 使到整個醫院看起來好像陰陰沉沉似的, 一個不太專注, 他發現眼前似乎出現了鬼影憧憧一般… 艾呀一聲, 他打了一個冷戰, 迅速的, 連忙拿下了眼鏡, 擦了擦眼, 幸好剛剛產生的錯覺, 一晃而逝. 他心想, 可真的是太累了哦..說著, 他把兩腳伸直了, 好坐的舒服一點. 也許真的是燈光的關係吧 ! 徐福強開始覺得昏昏欲睡, 腦海中也胡思亂想起來.….呵呵…醫院嘛,可真是個奇怪的地方啊 ! 人的一生, 從這裡開始, 也在這裡結束. 生老病死, 一生的縮寫每天在這裡不厭其煩的上演著, 楯環著…. 他就這樣想著. 雖然說, 他的時間很緊迫, 但事實上, 不知從何時開始, 慢慢的他已經樂得這樣等待下去, 覺得能趁此機會好好的稍息, 稍息一下也是好的….

這等待的空間還算安靜. 徐福強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偶爾只聽的遠遠的座位上傳來病人的咳嗽聲, 病人之間的竊竊私語, 還有輪診號碼的報告聲….他只覺得呼吸也慢慢均調下來, 舒服多了…良久,…
一陣聲音響起.
“噠………...噠………...噠………...噠………...”
是一陣從容不迫的腳步聲, 從遠方而至. 皮靴擊在地板上的聲音, 很奇怪的, 在他閉上眼睛聽來顯得分外清晰, 似乎, 室內的一卻雜音都給降低了去.
“噠………...噠………...噠…………..噠……....”
腳步聲愈來愈近. 那噠噠的聲音, 一直在腦海中響著. 徐福強禁不住的豎起耳朵細細的聆聽.
“噠………….噠………….噠………….噠噠.”
腳步聲停了.
就停在他面前.
啊 ? 徐福強好生詫異. 他睜開了眼睛.
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年輕人站在他前面. 頭髮梳得整齊, 膚色白哲, 人, 長的很好看, 身材挺直兼清秀. 一幅玉樹臨風的樣子.

徐福強心裡暗暗的贊歎, “好一個年青有為…”
年輕人臉上帶著微笑, 很有禮貌的向他點了點頭, 就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福強也笑笑, 不好意思的改邊了坐姿, 好讓自己坐直了一點.
福強打訕的笑著說:”看病嗎 ?”
年輕人征了一征, 略帶微笑, 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福強也打不問太多, 他再次的閉上了眼睛, 爭起時間休息.
醫院裡的冷氣似乎再開大了, 他感覺到好像冷了很多,
兩人再也沒有說話.

時間慢慢的過了5分鐘.

“徐老先生, 生活…過的很苦吧 ?”
年輕人說話了, 聲音斯文, 淡定. 徐福強一驚, 睜開了眼睛, 驚訝的望了望年輕人. 他這才發現年輕人說話的時候並沒有望著他. 他優雅的坐在椅上, 定定的看著前方, 眼神冰冷, 深邃, 似乎在望著一個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
年輕人似乎有一種令人不可抗拒的權威, 徐福強囁嚅的說, “對…對啊….你.... 你…怎麼知道我的姓名 ? 我…我…認識你嗎 ?”, 他仔細看之下, 年輕人的確有點面善…
年輕人依然看著前方. 沒有答話, 他微笑著, 然後淡淡的說, :”很久以前, 我就一直在看著你了..”, 聲音好象鐘聲一般, 從很遙的地方傳來., 徐福強張大了嘴巴在聆聽著. ”你父親很早就離你而去了… 很小你就被迫自己學習照顧自己, “徐福強嘆了一口氣, 心想, 對啊, 自己連父親的臉都沒見過. “母親也體弱多病, 在她有生之年, 你一直都每沒有象別的小孩一樣, 有好的住食, 好的衣裳…”徐福強想起以前年隅衰老的母親, 還有那坎坷不平的童年, 不禁傷心得流下了眼淚, 嘴裡也不住的說:”對啊 ! 對啊 !”“母親逝世那年, 你就被迫輟學, 提早到社會工作…”, 徐福強不住的點頭思緒已完完全全的給帶往了去從前…母親去世那年, 可是一個非常沉重的打擊, 那無親無靠的日子, 說有多慘就有多慘…淚水欶欶流下..
年輕人繼續說下去, “學歷不高, 做什麼也辛苦, 后來, 終於也自己掙到了一筆錢, 也遇到了些好朋友, 一起同甘共苦…”, 徐福強收取了淚水, 也笑了起來, 想起了那些肝膽相照的好朋友, 以前也有好的時候啊 ! “很不幸的, 好朋友一個一個的離去, 有的死了, 有的音信全無, 有的還騙了你的錢…”, 徐福強點了點頭, 淚水再次奪眶而出, 被自己信任的人出賣, 這件事無輪何時再次的想起來, 心頭仍然會淌血, 往事, 可真不堪回首啊! “年年月月的累及, 最終也翻過身來, 結了婚, 有了孩子, 也有了自己的店子, 可那其中經歷過的苦楚, 不足為外人道啊 !”, 徐福強已是泣不成聲, 多少年了店子的生意在慘淡經營中度過, 夫妻之間又好像討債一般, 每天吵吵鬧鬧, 唯一的孩子, 書也不好好念, 整天游手好閑, 也從不體恤老爸年老力衰….徐福強垂下了頭.
年輕人緩緩的提起了手, 搭在他手背上, 手掌冰冷而寒凍, 但從手指之間傳遞過去的關懷, 讓徐福強的心懷感到了一絲絲的溫暖, 印象中也只有母親曾給過他這樣的感覺. 年輕人轉過了頭去望住他, 臉上依然掛著微笑, 望住那那年輕人的的眼神, 徐福強心中感到了深深的震動. 他, 從未看過有人會有這樣的眼神, 年輕人的眼神不單止歷盡滄桑, 還流露出一種很複雜的感情, 帶著各種各樣悲哀, 歡樂, 憂傷, 無奈…, 似乎見證過了無數次的生老病死…

年輕人微笑著, 淡淡的說:”跟我走吧, 我帶你去一個很遙遠很遙遠, 沒有憂傷的地方, 兒孫和妻子, 是時候讓他們自己學習照顧自己了…”, 徐福強完全沒有抗拒, 邊流著眼淚的點了點頭…


第二天, 在報紙的一個毫不起眼的角落, 刊登了這樣的一個新聞,
年隅印刷店主, 疑是心臟病猝發, 被發現死在馬大醫院醫療室外. 有目擊者指出, 死者臨死前做出很反常的現象, 時而哭泣, 時而嘆氣, 時而搖頭歡笑, 更希奇的是死者臨走前是帶著微笑離開的, 完全沒有死前掙扎, 痛苦的現象…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車禍

故事 - 車禍

晚上八點四十分.
我完成了最后的兩個電腦程序.
在辦公室裡我興奮的把編寫程序的文件塞入了工事包, 然后就向其他在仍然默默埋頭苦干的同事道別.
走出了冷冰冰的商業大廈, 戶外已是繁星點點. 週末, 我歸心似箭, 看了看手錶, 似乎還有足夠時間趕到車站搭最后一班回芙蓉的快車. 我就決定碰一碰運氣.

來到了富都車站, 已是九點三十分.
車站好像永遠都是那麼多人. 我穿過人群, 來到了月台.

車還在, 我慶辛今天自己的運氣這麼好.

我爬上了車廂, 選擇了一個位子坐下. 我望了望, 哦, 今天回芙蓉的人真多, 整輛車塞的滿滿的.

車子出了車站, 駛往鬧市. 吉隆坡的夜市呈現了她那繁華的一面, 窗外閃現的燈光, 好像走馬燈一般的五光十色, 把我視線在那一瞬間變的模糊起來… . 昨天, 為了趕工, 我好不容易的才睡了四個小時. 車廂裡的冷氣冷的很, 無窮的瞌意在那一剎間全涌了上來, 不知不覺中, 我就閉上了眼睛.

好一會, 我感覺的到車子在黑暗中平穩的前進, 該是駛出了高速公路吧…. 我換了個姿勢, 就昏昏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

應該是有七,八十分鐘之后了, 我感覺到車子好像在那突然間顛簸起伏起來. 一陣震動過後. 車子就停了下來. 耳邊聽到的盡是些吵雜的人聲. 我半夢半醒的睜開眼睛. 只看到所有的乘客都已站起身來, 伸頭張望, 我也跟著站了起來. 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前面那位印裔司機在對我們大聲說:”Kereta rosak ! Kereta rosak !”(車子壞了! 車子壞了 ! ). 說完, 他逕自走下車去. 車裡的乘客一陣喧嘩, 我依然迷迷糊糊, 好像聽不明白他們在說些什麼. 只知道他們一個一個的下車了, 我也只好跟著. 外頭一陣漆黑, 可是我依然清楚的看到我們身在鄉下的山區之中. 一個我不熟悉的地方.
只見在我們遠方那燈火闌珊處, 有一大堆人聚集在那裡. 我們一伙人很有默契的就朝著那方向走, 很奇怪, 在這種時候居然有些人敢擅自離隊, 然後默默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

去到了那燈光傳來的地方, 竟是一個大大的戲棚. 有很多鄉民坐著在那兒看戲.一陣陣唱大戲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咚咚鏘鏘咚咚鏘鏘的, 仿佛回到了六十年代. 我心中就不禁狐疑到了极點, 在想, “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啊, 怎麼還會有人在做大戲呢 ? “

戲棚旁邊, 有一個大排檔. 有人在煮炒, 也有很多人吃著東西. 我們一伙人之中, 有些人可能是因為肚子餓了, 見到有東西吃, 就迫不急待的跑去那兒坐了下來, 我見到一件很奇怪的事, 那廚子在麵中放了很多很多的大蒜在炒著. 沙沙聲的煙火彌漫. 那炒麵的氣味不止濃烈, 聞起來還很惡心, 令人迴避三尺 可是他們, 卻若無其事的吃著. 這地方, 實在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令我感到很不自在.… .

戲棚裡的人一見到我們的到來, 居然很熱情的擁了上來, 我看他們的模樣, 全都是些販夫走卒, 男男女女, 老老少少的都有, 我們一時不知所措, 就這樣不自由主的被拉往各個角落坐下, 他們還遞過一些汽水, 糕餅的食物. 我望了望那些糕餅, 盡是些發糕, 人們用來祭拜祖先之纇的東西, 就馬上到盡了胃口. 但靜悄悄的看了看我們那一伙人, 他們居然全都吃的津津有味… .


“咚…咚……鏘……鏘”, “咚…咚……鏘……鏘”
我就這樣坐著看戲. 但看著那大戲愈久 愈發覺的閑悶. 我突然想起, 是時候該走了吧, 就想尋找剛才我們那一伙人一同離去. 我望了望戲棚的每一個角落, 居然一個也沒見到, 我心中就著實的吃了一驚 ! 再看了看大排檔那裡, 也沒有他們的影蹤… ..
他們就好像在空氣中消失了一般 !

這一驚, 非同小可, 我吞了吞口水, 再望了望我身邊的人, 發覺他們臉無血色, 一個個好像生病了一般的暮氣沉沉.

這地方很不妥, 很不妥…. .

我心驚膽顫的站了起來, 想開遛….

在那一剎那 !
音樂突然停止了. 前邊的人全都緩緩的轉過頭來瞧著我, 連台上唱大戲的花旦也停下來眼睜睜的瞪著我.. 然後他們慢慢的向我靠過來. 臉, 也變的愈來愈猙獰, 嘴, 也在兇狠狠的說 :” 他想走… 他想走….我們捉著他… 我們捉著他… ”

一陣鬧哄, 戲棚裡開始亂了起來, 我用力的推倒了幾個人, 有一個和近我距離的, 竟然伸手緊緊的捉著我的手臂, 我又驚又怕就大喊:”放手 !”, 然後大力的一掙, 一陣劇痛從手臂上傳來, 那個人在我手臂上留下了五道深深的血痕. 我心中驚惶到了极點, 踢倒了幾張椅子之後, 轉身拔腿就跑….. 我一邊沒命的跑, 一邊在想, 該是擺脫了他們了吧 ? 該是擺脫了他們了吧 ? 然後就很顧忌的回頭一望,

天啊 ! 好駭人的 ! 他們 ! 他們居然全追上來了, 三四十人全都追上來了 ! 我, 我跟這些人究竟有什麼深仇大恨啊!?

我又緊張又害怕的朝著公車方向走, 心兒不住的在噗噗的跳. 心裡在想著公路在那 ! 公路在那 ! 只要有人經過那里, 我就會得救了. 我愈走愈近, 就以為處境愈來愈安全. 因為后面追趕的聲音漸去漸遠… . 的但當跑到那公車應在的地點之后, 我就被那眼前的景象給嚇得了目瞪口呆… .

在我前頭是一片山壁, 野草橫生. 只聽得晚風吹的山林沙沙作響., 我的心也被那寒風吹得心寒不已…

在我眼前沒有什麼公路和車子, 難以置信的, 我只見到一塊大廢鐵… . 一塊撞落山崖的大廢鐵 ! 四周, 還有散佈滿地的玻璃碎片, 斷肢, 和狼藉的血跡… .

我滿臉冷汗. 呆呆的對著那毀不成行的公車說不出話來. 突然我才省起, “為和? 為和我在黑暗中還能看見東西 ? “, 我舉起那顫抖的雙手細細的觀察著, 心想,:”難道說我已經, 我已經…? “, 我腦海中一陣天旋地轉. 突然, 只聽的後面一陳喧嘩, 我稍一回頭, 那些追趕我的魍魎魑魅,已經如狼似虎般的撲了上來, 嘴邊一直聲嘶力歇的喊著”別跑啊替身 ! 別跑啊替身 ! 你是我們的替身啊 !”….
….


星垂平野闊, 月涌大江流.
MANJUSRI
寫於陽曆2001年4月15日.



后記;
我的HOUSEMATE蕙芳說這故事有點而那個….
我問:“什麼 ?”
她瞪著我說:“ 有點大吉利是….”
我想想看也是, 畢竟, 把自己幹掉不算是一件好事.
所以就草草的再寫下了這段新的結局..


“哇 !”的一聲我從夢中驚醒.
我汗流狹背.
我下了床, 走向窗邊.
淡淡的月光從窗外射了進來. 我從窗外望出去, 醫院裡的庭院在夜裡顯的分外冷情和蕭索.

我企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自從上個月我從那撞下山崖的公車獲救以來, 我就一直發著同樣的一個夢….

在那慘烈的車禍中我是唯一的生還者. 也許是腦部受了震蕩, 我一直省不起車禍裡前後所發生的事.

只是, 這一個夢.一直困擾著我…
也許它反映的不是事實….

但是, 又誰能告訴我, 我這手臂上五個深深的爪痕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





雖然老土了點, 但至少挽回我的命…

三月休聽夜雨, 如今不是摧花.
MANJUSRI
17-April-2001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七夕一神传 - 麥當勞奇遇記 (上)

麥當勞奇遇記 (上) – 早餐的熱咖啡

三月三十一日清晨﹐ 我跑過茨廠街﹐來到了麥當勞。
近幾個星期來﹐因為某件事的緣故, 每天清晨我都會到這裡來享用我的早餐. 當然, 絕對不是因為這裡的咖啡會特別香醇和美味… .

每次我來﹐ 我都會選擇坐在近窗口的位置, 你知道啦, 那種設計成長長一排式的桌椅, 專放在窗口邊, 讓人可以欣賞街景的那種. 然後我就這樣坐著一邊看著窗外的街道, 一邊享用著那熱騰騰的咖啡. 窗外的大街, 平時是一個繁忙的十字路口. 但在這吹著寒風在清晨里, 顯得有點兒冷清. 只見到對面的大街上, 不知那個冒失鬼, 打散了報紙, 使到四處飄泊了三三兩兩的紙張, 等待著清道夫來處理. 偶爾還會有一些穿著整齊的上班族,在窗前匆匆走過, 有的就好像我一樣, 會跑進來享用享用一下早餐.

我看了看手錶, 今天我似乎比一般的時間來早了點, 距離我上班的時間還遠呢….
也許是天氣影嚮了心情, 我感到今天早上的麥當勞, 冷氣好象特別冷, 我情不自禁的拉緊了點外套, 然後繼續低頭啜著那咖啡.

當我臺起頭來的時候, 突然我發覺不知何時, 我身邊已經坐了一個人…
我覺得很奇怪, 這個人是何時坐在我身邊的, 事前一點跡象都沒有. 照理說, 我應該知道有人接近我才對啊 ! 感覺上, 這個人就好像在空氣中突然間冒出來的一樣.

我側了側頭, 望了望她. 是個女的, 長髮披肩, 膚色白哲, 穿著黑色的外套. 典型女性上班族的打扮. 我再望了望她身后, 見到后面那一排排的椅子全都是空蕩蕩的. 我心中就禁不住的詫異起來. 清晨的麥當勞, 顧客本來就不多, 這麼多能坐的桌椅, 幹嘛一定要坐在我身邊呢 ? 我低了低頭, 檢查檢查了我喝的咖啡. 老實說, 她坐得可真的很近, 我甚至可以聞到她洗澡過后的髮香. 我就再次抬起頭來, 皺著眉頭, 望望她.

她好像也察覺了什麼不對勁似的, 緩緩的轉過頭來看著我, 雙眼睜得极大.好像奇怪我為什麼望著她一樣. 這次, 我看清了她的臉, 人, 倒也長的很清秀. 不過她一臉無辜的看住我, 倒使我不知所措起來, 我勉強的笑了笑. 點了點頭, 說聲”嗨!”. 那時, 她的表情可真的很怪, 先是很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然後一剎那之間, 馬上又換了一個表情, 先是緩緩的低下了頭, 然後在嘴角泛起了一道淺淺的微笑, 帶著一絲絲的狡黠…

不知為何, 我覺得這個女人, 有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她緩緩的轉過頭去, 再次望著那窗外的街景.
“妳常來這裡嗎 ?”, 我啜了一口咖啡, 向她搭訕起來.
她默不作聲.
“我每天清晨都有來, 以前都沒看過妳啊 !”, 我在向下說下去…
她仍然默不作聲.

老實說, 那時我心中想著是如何能夠認識到她, 然後再向她推銷一份保險單似的…
“對了, 妳在那兒上班啊 ?”, 我說著說著, 從衣袋裡拿出了一張明片, 遞了給她.
她先是征了一征, 然後雙手接過.
她看了我的名片, 就笑了起來, 笑的很純真, 然後她轉過頭來望著我, 很好奇的說:“你的名字叫曼珠斯理 ?”, 她再舉起四個手指頭, 揚了揚 “四個字 ?”, 我笑了笑, 說:”是啊. 是啊. 很少有…”
她再次笑呵呵了起來, 笑的很頑皮, 就好像小孩子一樣…
“那妳呢 ?”, 我接著問上去…
“哦..”,她好像作狀般的, 從上衣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張明片, 遞了給我.
我看了看, 上面寫著,
“七夕一神, 太平人間律師樓..NO. 1164…”
“七夕一神? 妳的名字叫也是四個字 ? 呵呵, 妳是日本人嗎 ?”, 我笑著問她.
她笑嘻嘻的不置可否, 突然她眼角一瞟, 緊盯著窗外, 然後表情嚴肅轉過頭去, 不再看我. 我以為發生了什麼事, 也順著她的眼神望去, 可是啊, 我可沒見到什麼, 窗外一如往昔, 只不過是車子開始多了, 過馬路的行人也開始多了..

我心想, 還是盡快的進入話題好, 就對她說:”對了, 妳有買人壽保險嗎 ?”

她先是靜靜的, 然後好像聽錯了什麼似的,輕輕啊了一聲, 接著好像想笑又忍不住一般的笑了起來, 嘿嘿,嘿嘿的…笑不可止, 那充滿了狡黠的笑聲, 令我感到佷不自在. 在我正想問她到低有什麼好笑的時候, 她就突然停止了笑聲, 然後陰森森的低下頭來, 眉角上揚, 嘴邊帶著一絲絲的冷笑, 轉過頭來盯著我, 慢慢的問我說:”你找我買保險? 人..壽..保..險.. ?”

在她說這句話的當兒, 不知道為什麼, 我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我感覺到我心兒在噗噗的跳個不停, 掌心也跟著冒起汗來.., 直覺告訴我說這女人有問題, 不好惹..

她好像看穿我似的, 突然又溫柔的笑了起來. 她轉過頭去, 再次望著窗外.

“妳這個人很有趣, “ 她說.

到我沉默了.

“生活過得很呆板吧 ?”

我依然靜靜, 因為我感到呼吸有點困難.

“想不想要點刺激 ?”
我突然好像如釋重負般的, 感到一切都回覆正常了.

我呼了一口氣, 戰戰兢兢的問她:”什麼 ?”

她指著窗外, 說聲:”哪…”

我順著她的視線望往大街, 沒見到什麼.

她說:”待會有個女人, 會穿著青色的外套, 白色恤杉還有青色的短裙, 過馬路..”
我看著窗外, 沒有..
她繼續說, “然後, 過馬路的時候..”
我見到了, 有個女人才剛從路口轉折處走出來,想要過馬路. 剛才在我和她坐的角度里, 根本是不可能看到的..
她重覆的說下去, “..過馬路的時候呢,就…..”
那穿青色外套的女人, 踏出了第一步…
她繼續說, “就…”
那女人已經跑到路中間了…
她淡淡的說, “就是現在 !”

“乓 !” 的一聲 !
突然, 一輛風馳電摯的電單車, 從街口轉折處沖出來, 撞倒了她 !
只見她連翻帶滾的被撞到了一旁, 鮮血流了個滿地…
麥當勞裡一陣驚呼 !
我颼的一聲,驚惶的站了起來..,汗水濕透了我的背心.
她, 輕輕的抬起手來, 搭在我手上, 溫柔的說:
”沒事的, 沒事的, 坐下, 坐下呵..”
我恐慌的坐了下來…
一時間, 這場車禍在街上引去了一陣子的騷動, 許多人沖上去施以緩手..
麥當勞裡也很多人跑出去張望…

我只聽到坐在我旁邊的她冷冷的說:”沒得救了.., 命中注定的…”
我吞了吞口水. 呼吸也變的急促了起來..

我已經被嚇得三魂不見了七魄, 我覺得她很可怕. 也再不敢以正眼望著坐在我身邊的她..

她輕輕的說:”知道我是誰了嗎 ?”
我搖了搖頭.

她嘆了一口氣, 然後無可奈何的笑了一聲. 好像在說:”算了..”
接著她站起身來, 把令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 在我耳邊溫柔的說:”別擔心, 60多年后才輪到你…”

說完, 她笑呵呵的輕飄飄轉身走了出去…

我呆呆坐在椅上. 好不容易的才定過神來.
一名和我相識的麥當勞服務生, 走近來關懷的問我. “先生, 先生, 你還好嗎 ?”,
“我..我沒事…”, 我固作鎮定的回答.
那服務生說:”沒事就好啊, 剛才我一直看到你在自言自語, 又比手劃腳的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呢..” 說完, 他轉身離去…
“自言自語 ? 自言自語 ?”, 汗水在我額頭流下, 我心中頓是激動不已, 一時間才恍然大悟的省起“七夕一神…七夕一神…, 七夕一不就是死字嗎 ?”,
明白了之後, 那緊握著的咖啡的手, 也禁不住的顫動了起來…
咖啡飛濺而出, 滴在我手上..
天啊 ! 天 ! 我究竟遇見了什麼 ! 我遇見了什麼啊 ! 我禁不住在心中狂呼了起來…

而那咖啡, 那咖啡, 還是熱的, 還是熱的….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待續…
麥當勞奇遇記 (上) – 早餐的熱咖啡


MANJUSRI

七夕一神传 - 麥當勞奇遇記 (中)

麥當勞奇遇記 (中) – 麵包店被襲擊的那個下午

中午﹐ 我跑過茨廠街﹐來到了麥當勞。
昨晚的那一場驚嚇, 搞到我徹夜難眠.
我心裡一直惦記著和那”七夕一神”相遇的事, 我一直在擔心著是否我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 不然, 怎麼會這麼”辛運”的碰見了她呢 ?

幸好今天一大早醒來, 身體可沒發現有什麼異狀, 氣色也見不的太差, 我的心就好像放下了一塊大石. 就如她所說的, 要是還要等60年后再相遇, 那至少可以証明了一點. 至少, 在這一段時間裡, 我還未這麼快的會撒手歸西. 一想到這裡, 我就像鬆了一口氣, 不再會有憂心忡忡的感覺了.

麥當勞的冷氣似乎和昨天一樣寒冷. 為了提神, 我走向櫃台買了兩杯咖啡, 然后選擇了那近窗口的位置坐下. 窗外, 一如往日, 人來人往, 似乎昨晚那不愉快的事件從未發生過. 在那陽光普照的窗前, 我輕輕閉上了眼睛, 享受著那懶洋洋的下午, 一方面, 我也在慶辛著今天是星期日,不用上班, 可以用一整日來調整心情.

我輕輕的啜了口咖啡, 然後望了望窗外. 在對面的大街上, 有一間設計精雅的麵包店. 看著它, 我嘴邊就禁不住的泛起了微笑...

麵包店裡有一個很年輕的服務女生, 有一張精靈俏麗的臉. 笑起來的時候呢, 很親切, 讓人有一種如浴春風的感覺. 似乎因為她, 麵包店的糕點, 也變的好吃了起來也使我,變成了麵包店裡的常客… . 每天在麵包店裡短暫的邂逅, 我開始留意到她有一個很可愛的習慣, 就是喜歡三不兩天的改變髮形, 偶爾會紮紮小馬辨, 又或者任由它放縱的飄逸… 總之就是很好看. 自從上個月我不小心在付賬的時候觸摸了她的手指, 感覺, 就好像觸電以來, 她的一顰一笑, 就在我的心底泛起了陣陣漣漪…

然後, 就是這樣, 每天清晨我就的坐在對面的麥當勞喝著咖啡, 等著她到來, 等著她開店, 然後漫步走過去, 幫她買了每天清晨的第一個麵包… .

街上人來人往, 對街的麵包店已經在營業了. 不知為何, 麥當勞裡的冷氣好象冷了很多, 我低頭啜了口熱咖啡, 在盤算著待會見面的時候該和她說些什麼…

然後, 就在那一刻, 我聞到了一陣似曾相識的香味, 一陣好像少女洗澡過后的髮香從我身邊傳來… . 警覺性的, 一種剛闊別不久的恐懼感, 再次涌上了我的心頭, 我開始感覺到我心兒在噗噗的跳個不停…

我緩緩的轉過了頭去, 就看見了“七夕一神”就坐在我身邊 !

她, 還是那幅典型女性上班族的打扮, 一臉專注的望著窗外…

我的呼吸在剎那間好像停頓了.
我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 心想天啊, 天 ! 這.. 這…真是一場可怕並且揮不去的夢魘…

她也好像察覺了, 轉過頭來望著我.
跟著就好像故作驚訝一般, 張大了嘴巴說:”呀 !? 怎麼又是你啊 ?”

我生硬的點了點頭.
她笑嘻嘻的轉過了頭去, 再次望著窗外…

街上人來人往, 我強逼自己鎮定下來.
過了一會, 她打破沉默, “怎樣啊 ? 昨天睡的好嗎 ?”, 語氣似乎充滿了關懷, 但任誰都聽的出是一派虛情假意.

貓哭耗子假慈悲.

她一再的挑釁, 已經幾乎使到我哭笑不得了. 我居然很不友善的反唇相譏. “托妳的福, 還可以…”

然後, 她就沉默了下來.
冰冷的空氣好像在那一瞬間凝結了.
我似乎感覺到了她的臉色在變. 我想到了昨晚的人壽保險… .
心裡不由得的一陣陣懊悔, 老天, 年少氣盛, 要買人壽保險的該是我…

我壯著膽子, 遞給了她一杯咖啡.
我囁嚅的說:”哪…, 這.. 這杯,請妳喝....”

她先是一怔, 然後好像意想不到般的, 噗哧一聲, 笑了出來.

她轉過頭來望著我, 笑嘻嘻的說:”你這個人哦, 真的很有趣.”
跟著她看了看那杯咖啡, 說聲:”喔 ! 咖啡嗎 ? 我想試很久了..”

頓時, 我心安不少.

我強啃了一口咖啡, 接著, 我試探著的問她:”今天妳又在這裡出現, 難道又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嗎 ?”
“哦, 這個嘛..”, 她先是很輕鬆的喝了一小口咖啡, 然後頑皮的做了一個很享受的表情, 才說,”對啊, 待會有件槍械殺人的事件..”

我心跳了一下.
“槍殺事件 ?”我不禁有點緊張起來.
“對, 槍殺事件..”, 她很興奮地回答.
跟著, 她停了一停. 轉過頭來睜大眼睛望著我, 說:”妳知道嗎 ? 槍殺事件哦, 就好像這樣…”

她高舉著雪白的手, 做了一個手槍模樣, 然後在半空中停了一下,才慢慢轉過來向下, 對著胸膛,做狀般的坪的一聲.

然後, 她又突然變了一個面孔, 頭垂下來, 嘴邊含著一絲冷酷的笑容, 冷冷的說:”一槍快速的打過胸膛, 不偏不倚的擊中心臟…死前不必拖泥帶水…”

跟著轉過頭來, 盯著我說:”在人的死法中, 看是殘酷, 但這可算是很幸福的一種死法哦,.”

我愈聽愈心寒了.

我拭去了額頭上的汗珠. 強忍著激動問她:”几..几時會發生 ?”

她望著窗外, 淡淡的說:”距離現在約20多分鐘…”
她啜了一小口咖啡, 神秘兮兮的望了我一下, 再小小聲說:”待會有個穿著藍色牛仔褲, 白T恤的年輕人, 會走進對面的一家麵包店打搶…”

我脫口而出, “麵包店?”
她隔著鏡子指了指對面的那家麵包店, 淡淡的說“哪, 就是那家麵包店..”

“死的人是…”

“一個紮馬辮, 穿著紅白線條恤杉年輕可愛的小女生…”

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一陣陣的悲痛和力不從心的感覺涌上心頭…
我腦海裡只閃著一個念頭. “天啊.. 天啊…不能讓她死…不能讓她死…”

汗水已經濕透了我的背心.
我緊扣著那握著咖啡的手. 戰戰兢兢的問她:”我..我..們來做個交易好嗎 ?”

她一怔, 似乎察覺了什麼一樣的, 只是靜靜沒有出聲. 然後眼神若有所思的望著窗外,手在輕輕撫摸著那盛著咖啡的杯子, 嘴邊還帶著一股深不可測的笑容.

她沉思時的那種獨特, 強大的威嚴把我壓迫的說不出話來…

過了好一會, 她突然轉過頭來好像故作驚訝般的對我說,“哦 ? 她是你的愛人吧 ?”

我緊張兮兮的說:”不...不...還未…妳不是我還有60多年壽命嗎 ? 可否…可否…”只見她臉色一沉, 然後神情嚴肅的轉向窗外, 望著遠方…
我也朝著她的方向望去…我見到了 ! 對面街有一個穿著藍色牛仔褲, 白T恤的年輕人剛剛走進了麵包店
我心兒在噗噗的跳, 掌心也冒著汗… . 時間還剩幾多 ?

半嚮.
只見她突然笑了一下, 然後低下頭來望著那喝了兩口的咖啡, 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跟著她笑嘻嘻的轉過頭來對我說:”這樣吧, 我就用你兩年的壽命來救她, 一年的壽命呢, 就讓子彈打歪心臟一寸, 兩年呢就打歪兩寸, 這樣的話她就沒有性命之憂了…, 如何 ?”

我大喜, 說:”好啊 !”
“不後悔 ?”
我連忙點頭“不後悔 ! 不後悔 !”
她狡黠的笑了一笑.
她說:”對了, 那你必須趕過去救她哦….時間還剩1分鐘多….”

1分鐘 ? 我連忙站起身來, 在我就要沖出去的那個當兒…

“不過呢, 兩年后…”, 她陰森森的望著那咖啡杯子. 故意停頓了一下, 然後才繼續說下去,”她也會因為心臟的問題而去世哦…”

“什麼 ?”, 我向她吼叫…

她抬起頭來, 揚了揚一個手指頭, 微笑著好像有意的提醒我說:”還有1分鐘…”

天 ! 我頭也不回的沖了出去, 一邊跑著橫過馬路, 一邊閃著來來往往的車輛, 耳邊只不住的聽到汽車的警笛聲, 還有車主的咒罵聲, 我心急如焚, 根本沒有時間去兼顧本身的安全問題… 心裡只想著 :”神啊 ! 請給我多一點時間 !”.

一沖過了馬路, 我就跑向麵包店, 一腳踢開了店門, 沖了進去. 只見那歹徒拿著一支手槍對著那女孩, 那女孩高舉著雙手等著宰割… .

他和她一臉驚愕的望向我這個突然殺出來的程咬金…

我熱血沸騰, 大叫著:”住手 !”就撲了上去.

我忘了一件事. 他有槍, 而我赤手空拳.

他說也不說, 只把槍對著了我, “乓 !乓 ! “的開了兩槍… .

我似乎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只覺的身上一陣劇痛, 然後, 有一股沖力把我向后
推倒了開去…
在我翻身倒下去的一剎那, 思緒還很清晰, 我記的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牆上的日曆, 上面寫著紅色的4月一日….
然後我腦中迅速的閃過, 昨天是3月31日, 那麼.. 那麼今天是4月一日, 愚人節, 今天是愚人節啊 ! 太遲了, 我突然才醒悟自己好像被愚弄了 !

架子上的西餅好像被我劈哩趴喇的撞倒… . 跟著,在我耳邊充塞著她的尖叫聲的時候, 一個約兩公斤重的蛋糕, 緩慢的從架子上搖搖欲墬, 然後從上掉下…, 等我看清楚上面工整的寫著:”祝你生日快樂”的時候, 眼前就突然變的一片黑暗… . “趴 “的一聲是那蛋糕壓在了我的臉上…


這邊廂. 七夕一神在麥當勞裡目睹了整個英雄救美的過程. 她一直在冷眼旁觀著…
只見到我奮不顧身的飛過馬路, 沖進了麵包店, 然後, 在麵包店就傳出了兩聲槍聲和一些女性的尖叫之后, 她就睜大了眼睛, 笑了起來. 而那歹徒, 跟著就奪門而逃… .

欣賞了整齣好戲, 她就低頭看著那盛滿咖啡的杯子, 嘴邊帶著一絲冷冷的微笑,自言自語的在說:”好小子, 膽敢和我頂撞還和我討價還價 ? “, 她搖了搖頭:”不過放心吧, 還死不了的. 你心裡不是渴望著有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嗎 ? 這是我送給你的, 沒有另外收費哦, 呵呵呵…….”

而桌上那咖啡, 由始至終, 她也只喝了兩口.

待續…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驚濤駭浪, 捲席而逃
MANJUSRI
09-April-2001

下期預告 : 麥當勞奇遇記 (下) – 等待在麥當勞

七夕一神传 - 麥當勞奇遇記 (下)

麥當勞奇遇記 (下) –等待在麥當勞

黃昏﹐ 我跑過茨廠街﹐來到了麥當勞。
我向櫃台要了兩杯咖啡, 然後找了近窗口的位置坐下.
窗外人來人往.
咖啡在掌上熱騰騰的冒著煙.
我低頭啜了口.
兩年前, 我在這個地方遇見了七夕一神. 那一次的奇遇徹底的改變了我的命運.
我望了望對面大街.
那家間麵包店仍在. 雖然易主但仍然在照常營業.
為了挽救我的夢中情人, 我就是在那,莫明奇妙的被挨了兩槍.

一切都是拜那七夕一神所賜.

因那槍傷的緣故, 我在醫院裡躺了兩個星期.
但也因此因禍得福, 獲得了美人的垂青.
在我留院的那一段時期, 她每天都來看我.
寒暄問暖, 體貼入微.

我一出了院之後, 幾乎每天都去找她.
然後, 就不知從何時起, 我們開始手牽手起來.

呵呵呵….那一段拍拖的日子是快樂的.

但是, 我總是有一種很壞的預感, 這種快樂的日子不會維持太久.
這種感覺時時刻刻盤繞在我心頭, 像陰霧般的揮之不去… .
半年之后, 在很害怕失去她之下, 我鼓起勇氣的向她求婚.

那時, 我捧著她喜歡的玫瑰花走向她眼前的時候, 她那種喜極而泣的表情, 我今生今世都不會忘記.

但是我忘記了一個問題,.
我本身並不富裕. 她也並不有錢,
結果婚后一貧如洗.

呵呵呵, 戀愛是夢幻, 麵包是現實.
貧賤夫妻可是百事哀啊 !

結了婚之后沒多久, 許多生活上的問題接踵而來.
除了柴米油鹽醬醋茶之外, 雙方的家長本來就不贊成這齣婚事.
那時所承受的壓力, 使到我們兩口子每天都在強顏歡笑中過日子.

結果過了沒多久, 她也被迫的走出廚房.
我曾經問她, 妳可有後悔 ? 她總是在笑著說, 怎麼會 ?

這個女人, 我會愛她一生一世.

然後, 兩年后的三月三十一日. 就是在昨天.
她在上班的途中, 毫無預兆的突然心臟一陣絞痛, 昏倒在行人道上.

我接到了電話, 火速的趕到了醫院.
只見她躺在床上, 面色蒼白, 見到我來微微而笑. 那時我的心, 就好像碎了一般, 眼淚再也按捺不住的奪眶而出. 我實在不能忍受她遭受到的任何痛苦…

我問醫生, 他們也解繫不出為何心臟會突然在剎那間休克, 但是, 他說, 如果再發作的話, 也許, 就沒有這次這麼好運了. … 我的心, 就在那時候沉了下來.

然後, 那天, 為了安全起見, 她被勸往住院留醫..

那晚, 我就在醫院裡陪伴了她整晚, 也心痛了整個晚上. 很擔憂很擔憂她會這樣無聲無息的就走了.那時, 我心中很明白, 也可以聯想的到事出的原因. 是兩年嗎 ? 是兩年的期限到了嗎 ?

整晚, 牆上的鐘在滴滴達達的響, 好像在向我訴說她的生命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我心亂不已, 又毫無拯救的方法. 已經幾乎要抓頭痛哭了. 突然, 我省起…
也許, 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

我慌忙的趕回家中, 翻箱倒屜, 尋找兩年前七夕一神給我的名片 !
解玲還需繫玲人.

我堅信現在, 也只有她 ! 才能救得了我妻子的性命!

然後, 就這樣的, 我帶著那名片來到了麥當勞坐在麥當勞裡, 等待她的出現.

名片現在就緊緊握在我的掌心中, 我心中不住的祈禱, 盼望她, 七夕一神, 會再次的突然出現在我的身邊…

時間已經過了很久.

現在我能做的, 也只是在靜靜的守候.
可是, 我望了望窗外, 太陽已經要下山了,
我,, 也已經等待了一個多小時, 可她, 還沒見蹤影….

我的心已幾乎徹徹底底絕望了, 天 ! 現在也只有她能救得了我妻子.
可是她, 可是她, 今晚, 會出現嗎 ? 會出現嗎 ?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等待在麥當勞 – 完

拼一醉, 而今樂事他年淚
MANJUSRI
21-April-2001

下期預告 : 麥當勞奇遇記 – 后記

七夕一神传 - 麥當勞奇遇記 (后記)

麥當勞奇遇記 – 后記

等待不逐, 一陣陣絕望的心情涌上心頭.
我心力憔悴的放下了名片, 然後用雙手捉緊頭髮暗自飲泣了起來.

就在那時候…
一只冰冷的手, 輕輕的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抬頭望了望.

來人穿著黑色外套, 一身典型上班族的打扮, 面貌清秀, 膚色白晢, 笑盈盈的看著我.

容顏不改, 風采依舊.

我又驚又喜, 語聲有點咽嗆的說:”妳…妳…終於來了!”

她在我身邊坐下.

我望了望桌上的咖啡, 迅速的遞了一杯給她.

她微了微笑. 說:”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你哦, 不過… 你找我有事嗎 ?”

我沉重的說, :”我…我妻子她…她…”

她好像知道了我要說什麼了一般. 只是一臉冷靜的望著窗外.

她低頭啜了一口咖啡. 然後回答我說:”不能的, 期限已經到了, 蹤然再減你的壽命也是不能再被允許的…”

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我絕望的舉起一只手撫著頭髮, 悲傷的說:”真…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 為甚麼, 為甚麼…只是兩年 ?”

她望著她那手中的咖啡, 輕輕的說:“兩年前, 因為喝了你的咖啡, 還有看在你對那女孩是很真誠的份上, 所以才決定幫你...”

她望了望我, 繼續的說:”至於只是兩年, 只不過是因為喝了你咖啡兩口的關係罷了…”

我用那顫抖著的手, 指著她那手中的咖啡, 問道:”那麼…現…現在呢 ?”

她搖了搖頭, “不行的…實在是不行的…”, 她頓了一頓再說:”不過, 看在這杯咖啡的份上, 60年后,我給你一種最安樂的死法吧…. “

我無言以對.

我呆呆的望著窗外, 想起愛妻以往的點點滴滴… .

過了好一會… . 我感覺到她的堅決, 也只好徹徹底底的死心了. 我決定離去.

在我走之前, 我轉回頭去望著她, 說:“我有告訴妳, 妳這杯咖啡裡放了砒霜嗎 ?”

她先是征了一征, 然後噗哧的一聲, 笑了出來.
她笑嘻嘻的說:”你呀, 你這個人真是有趣極了…”

過了一會, 她又帶著憐憫的眼神看著我說:”去吧…去吧, 她要到了午夜才走, 你還有點時間的…”



我默默的離開了麥當勞. 心中帶著無比的惆悵和失落走在大街上.

只聽得背後傳來一陣煞車的聲音, 接著砰的一聲, 撞擊的聲音響徹雲霄. 也響遍了整個街道.

又是一宗車禍, 人群圍繞了上去… .

我無暇去觀看.

生死有命, 富貴在天.

我跑到了巷口的一家花店, 買了愛妻最喜歡的玫瑰.

我急著趕回醫院去….

能陪伴自己的相愛的人, 多一分, 多一刻, 多一秒, 也始終是好的.

我的心完完全全的傷了… .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春花秋月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
MANJUSRI
22-April-2000

七夕一神外傳 – 看相佬收山的那一個下午

七夕一神外傳 – 看相佬收山的那一個下午

本故事和麥當勞奇遇記(中) – 麵包店被襲擊的那個下午, 有連帶的關係.
有興趣者請翻回舊頁, 尋找麥當勞奇遇記(中)-麵包店被襲擊的那個下午. (溫故知新嘛…. ) 而欲知更多” 七夕一神”事蹟者, 請參閱麥當勞奇遇記上,中,下和后記. ( 注 : 麥當勞奇遇記下和后記被WRITER拿了, PCHIN要看嗎 ? 向她要去……嘻嘻嘻, 呵呵呵….. )




故事 : 七夕一神外傳 – 看相佬收山的那一個下午


2001年 4 月1日, 星期天午后.

云中仙今天的心情好極了. 他年方四十九, 一百二十多磅的身軀, 臉上架著一幅金絲眼鏡, 頭上連一絲白髮都沒有, 看起來, 年青的很. 作為一個專業相命師來說, 在風水命理這一行打滾了數十年, 以精堪準確的相命法而享譽一方, 還嬴得了神算子的美稱, 這是他的人生中, 至今仍然感到欣慰的一件事 .

現在, 以他的成就, 那一個人見了他不是前卑后恭的叫聲云師父, 云師父的 ? 在人面廣闊之下, 他出句聲, 那個人不會給回他幾分薄面 ? 除了目前享有的名聲和地位, 還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也是令他頗為感到自豪的一件事. 而健康呢, 目前是有點小問題, 因為在醫生的檢驗之下, 不幸在身上某處, 被發現長了一個良性的腫瘤, 除了須要動個小手術割除之外, 其他的, 都一卻無礙. 事實上, 他對這, 一點都不擔憂, 不是因為醫生的承諾, 說這個手術是100%的安全, 而是因為, 這手術早已經在他的預算之內. 在很久以前, 他就曾經為自己批算過了, 除了這一次的小病恙之外, 他的命就好得不得了, 能夠像這樣衣食豐足, 妻賢子貴, 一直無災無禍的活到九十九,

呵呵呵…人生如此, 夫復何求 ? 每次想到這裡, 他就開心的笑了.

今天他穿著整齊, 梳了一個漂亮的髮型在麥當勞等待著他的客戶, 何東山. 照慣例, 平時, 他都是在館子裡先把顧客的命給批了, 然後約了一個時間再叫客戶到來, 當面交給他, 和在同時間裡為他解說. 只是今天有些例外, 因為他有點事要趕到檳城去, 而客戶, 又等不得到下個星期一, 當然只要是顧客能夠加碼, 他是樂於趕工的. 只要有錢賺, 何樂而不為呢 ? 說到批命, 憑著他的明聲, 小批收個數百元, 大批上千是沒問題的, 因為信任他的顧客, 總是絡繹不絕的來… . 只是今天, 選著了麥當勞來見面好像是有點不合時宜, 因為在那, 他遇見了一件怪事……


云中仙有今天的成就, 不是浪的虛名, 他自小就天生異稟, 憑著人的氣色就能觀察出許多的事情來. 只是現在, 在他的不遠處坐了一男一女, 他本來愉快的心情就被那一男一女給諕住了. 那一男一女是在小聲交談著, 男的看得出就快要大禍臨頭, 而女的, 很奇怪, 不知為何, 在他眼中總是顯的模糊不清, 那女人身邊總好像圍繞著一些異於常人的氣息….. 云中仙一生觀人無數, .從來未見過這樣奇特的現象, 神秘中還帶著一絲絲的的詭異 云中仙不禁不住的抓了抓頭, . 她…究竟是什麼來歷呢 ?


那一男一女好像開始起了爭執, 云中仙一直在冷眼旁觀著. 心理一直在盤算著接下來該會有點事情發生, 他相信他的預感不會錯…. 果然 ! 不久之后, 那男的颼的一聲站了起來, 發狂般的沖出了店門, 還不顧來往的車輛飛橫過了馬路, 跟著沖進了對面的一家的店裡. “呃 ?” , 云中仙睜大了眼睛, 事出突然, 在他還未猜測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 只聽得砰砰兩聲 ! 對面家的麵包店就傳出了這一陣陣的槍聲, “嘩 …”, 麥當勞裡的人一陣喧嘩, 每個人都在張望著對面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 云中仙也 被這是匪喻所思的情況給一時怔住了. 但是他很快的就鎮定了下來, 把眼光從遠方的店面給拉回來, 只往著那女人瞧去. 他的好奇心已經吞嚼了一切, 現在, 他最想知道的不是那男人的生死, 而是要找出那女人, 究竟是什麼來頭… .

那女人還在很悠閒的看著街景, 然後, 才懶洋洋的站了起來, 轉過身, 輕鬆的走向店門. 她走過云中仙的座位前方的時候, 云中仙聽到, 她嘴裡好像在哼著什麼歌曲, 讓人感覺到她的心情很不錯. 云中仙只是目不轉睛的望著她, 企圖, 要看得更清楚一點. 當她越過了云中仙的座位, 向前走了幾步的時候, 突然, 她停了下來…
然後, 她緩緩的轉過身來, 望著云中仙.
好像冰一般寒冷的眼神…
云中仙嚇了一跳 !
接著, 她就慢慢的向他走去…
那時候, 云中仙的心開始一直在砰砰的跳個不停, 掌心也緊張的冒出汗來, 不知為何, 他突然感到一種全所未有的壓迫感漸漸的向他逼近…, 他的自覺告訴他, 來者不善, 善者不來…
她跑到他的面前坐了下來.
那股不知明的壓迫感就這樣消失了
這時候云中仙鬆了一口氣, 他終於能夠很清楚的看到了對方…
她一臉笑容可親的看著他, 然後開口說, “你好, 我是七夕一神…”
“七夕一神? 這是什麼怪名字 ? “云中仙心想, 禮貌上他只好回應說:” 你好, 我叫云中仙…”
他想他把名字給說出來, 對方應該很驚奇才對, 至少總應該聽過他的大名才是呀 ! 但很失望的, 對方似乎一點反應都沒有.
她很親切的接著說, “雖然我很驚訝, 可是從剛才起我就察覺到你一直盯著我了, 有什麼事嗎 ?”
“呃…”, 云中仙不知該如何回答.
七夕一神笑著, 望了望桌上, 看到了他為何東山批的命盤…
七夕一神很驚訝的說:”哦, 原來你是算命的 ?”
云中仙無暇答顧, 他只是一直望著她, 企圖在這短短的數秒裡, 在她臉相中找出什麼來, 但是他什麼也看不出來, 這女人就好像一種不明生物一般, 看不透, 讓人完全看不透…他額頭不禁流下了汗…
七夕一神不問自取的翻看著那一卷紙張…
”哦, 是叫何東山的嗎? 唔…….可惜, 唔…. 這樣批不對…這樣批不對….”
她拿起桌上的筆, 就往何東山批的命盤畫了起來, 嘴裡一邊說, 一邊笑著,“應該這樣…應該是這樣”
云中仙回過神來, 一時看清楚了她在做些什麼 ,就喝止她 ,“干什麼妳 ? 別亂碰別人的東西 !!”
他伸手, 就想往她的手上奪去……
突然, 他心裡閃過一個念頭, “摸摸她的骨, 試試看她有多少斤兩也好…..”
他很快的握住了她的手, 七夕一神笑嘻嘻的望著他, 似乎完全不避不讓…
云中仙放膽的一探, 不探還好, 一探之下, 他只覺得眼前金星亂竄, 腦中一片昏眩… 他不得不鬆開她的手, 他張大了嘴, 喘著氣, 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望著七夕一神, 向她問道:”妳….妳…究竟是什麼東西? 為甚麼連摸骨…也看不透妳 ? ”
這一翻無禮的舉動使到她臉色一沉, 然後, 那股壓迫感又回來了…
云中仙胸口一陳納悶, 說不出話來…
七夕一神冷冷的說, :”你很喜歡和別人算命嗎 ? 你和別人算過很多命嗎 ?”
云中仙只能眼睜睜的望著..
七夕一神冷笑::” 你以為你的算命術很了不起嗎 ? 我幫你算算, 如何 ?”
云中仙一陣詫異, “哦 ? 妳也會算 ?”
她拿過一張紙, 翻過來, 在上面寫了幾個字…
“你好好的看著哦 ? 這是什麼 ? ”, 她向他說道.
云中仙看著, 上面寫了, 03081953- 0531
03081953- 0531 ? 這是什麼東西 ? 突然, 他心頭一震, 顫抖著向她問道:“這…這是我的出生日期和時間…你…你..從那裡拿來的? “
七夕一神不答話, 只是冷笑著:”再看下去…”
她又寫了, 12091970-1210, 看著這數字,云中仙當然明白, 那是他父親的死忌…
她又寫了..
27021975-0940,
10021978-2340,
14111978-1536,
21121980-1323,
18051985-0212,
….
一連串的號碼看下去, 云中仙張大了嘴, 他比誰都清楚, 那些號碼全都是在他人生中的重要日子, 他的結婚日期, 哥哥的死忌, 兒子出生等等…, 她究竟從何得知, 她是何方神聖…這真的是算出來的嗎?
七夕一神再寫…

05042001-0540

“05042001-0540?”, 云中仙心想, “這個號碼好熟悉, 四月五號, 那是下星期, 下星期? 下個星期我會有做些什麼嗎 ? 下個星期….啊 ! 對了, 是那天, 江醫生叫我那天去動手術…… 這她也知道 ?”

不知為甚麼, 這時候, 七夕一神停下了筆, 叉著手, 微笑著看著他… .
云中仙問她, “為甚麼停下來了 ? 不寫了嗎 ?”
平時幫人批命, 現在反倒是他, 云中仙想知道自己的未來會發生什麼事… .
七夕一神微笑著說, “沒有了”
云中仙一愕, 一臉不解的問, “怎麼沒有了 ?”
七夕一神又開始冷笑了, “沒有了, 就是沒有了. 以後就什麼也沒有了.”
云中仙搖搖頭, 說:”我不明白…”
七夕一神再次拿起筆, 在那最后的日期上打了一個叉, 再抬起頭來看著云中仙, 指著那個號碼, 笑著說, “到這裡就停了, 沒有了, 以後再也不會有了… 沒有再下了, 明白嗎 ?”.
笑容中帶著一絲絲的譏諷, 帶著一絲絲的殘酷…
云中仙還想再問:”什麼叫沒….”, 突然, 他腦中靈光一閃, 在那一剎那之間他好像明白她在說什麼了 ! 云中仙只覺得一股冷氣傳遍全身, 身上的汗毛仿佛都站了起來 !
他再也壓奈不住心中對她的那種恐懼感, 他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他完全失控的向前撲上去, 緊緊的捉著她得手, 又驚又怒的問道 :”怎麼會沒有了 ? 怎麼會沒有了 ? 我自己也算過的, 我能夠活到九十九歲的 ! 妳…妳是什麼人 ? 我為甚麼要相信妳的話 ? 妳…妳憑什麼要我相信妳的話 ?“

七夕一神還是在那兒微笑著, 她把另一只手搭在他的手背上, 云中仙只感到 一股冰冷的寒意從手背是傳來….她還是那幅殘酷笑容, 毫無感情的說:” 我憑什麼要你相信我的話? 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嗎 ? 我再說一次我叫七, 夕, 一, 神, 明白了嗎 ?”

七夕一 ? 七夕一 ? 天 ….七夕一不是死字嗎 ? 云中仙如遭雷擊般的, 他完全明白了, 他知道他是在和誰打著交道… . 他的信心完完全全的崩潰, 他鬆開了手, 好像喪家犬一般的癱在座位上., 低著頭, 哭喪著臉:”為甚麼呢 ? 為甚麼會這樣的呢 ?”

七夕一神站起身來, 走過去, 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在他耳邊輕輕的對他說:”你幫人算太多命了, 你說了太多不該說的話, 這會損陽壽的哦, 你忘了嗎 ?….”

然後, 她就頭也不回的轉身走了出去.
云中仙頹喪的坐在椅上…




何東山來到了麥當勞.
他向著云中仙的位子走去, “嗨 ! 云師父對不起啊, 塞車啊所以來遲了”
“云師父? 云師父 ?”, 何東山笑嘻嘻的看著低著頭的云中仙…
云中仙抬起頭來, 何東山被他的模樣給嚇了一跳 !
云中仙雙目無神的望著他, 頭髮凌亂, 衣衫不整, 平時那幅神氣的表情全不見了, 反倒好像衰老了幾十年…
他嘴裡還不住的在喃喃自語, “我再也不幫人看相了, 我再也不幫人看相了…”
何東山緊張的問“云師父? 云師父 , 你沒事吧 ?”
云中仙站起身來, 跟跟蹌蹌的跑了出去, 嘴裡仍然不住的在喃著:” 我再也不幫人看相了…”

留下何東山一人呆呆的看著桌上的命盤, 一臉錯愕, 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

KING REGARDS,
MANJUSRI

下期預告 : 何東山的命運.

驢子肉

小故事 : 驢子肉

從一個旅游傳記中讀過一遍關於吃驢子肉的小故事.

他是一個酷愛旅行的人, 曾經遊覽了中國各地,
書中說, 有那麼的一次, 他來到了中國北部,,
而那故事就是這樣開始的….

北方地多寒冷, 凜冽的北風可不是說著玩的.
那時候他正哆嗦著上路, 沿途看見了一間小棧, 他抬頭望了望, 上面隨風飄揚著一張布條, 斗大個子寫著” 驢子肉”.

他正想找個地方禦寒, 所以就跑了進去.

館子裡的生意好極了, 許多人在那談笑風生, 但都不約而同的對著碗裡的肉說好.
他好奇之下, 也試著叫了一碗驢子肉來嘗嘗…

驢子肉端來了, 熱騰騰的放在桌上, 好香.
碗子裡的肉並不多, 也沒太多佐料, 像是一碗清湯.

他拿起湯匙, 嘗了一口.
哇, 不得了, 滋味鮮美極了…

一番驚訝之下, 他連叫了兩碗, 也連啖了兩碗., 但, 仍然感覺意猶未盡, 心裡只想著還想再吃, 還想再吃….

館子裡的生意實在好, 他等不及, 端起碗子就往廚房裡跑, 心裡想, 順道看看這驢子肉究竟是怎麼樣的烹飪也好….

幾乎來到了館子的后邊, 一陣血猩味傳來, 他走了進去, 右邊是在個煮食的地方, 只見到有一個人在洗著碗, 有一個人在切著菜, 有一個人在洗著肉, 還有一個人站在大鑊旁煮著肉羹……

左邊是院子, 有一只大大的驢子站在院子中央, 活生生的被五花大綁, 旁邊有一個人正拿著刀子, 就在他面前, 毫無顧忌的, 往驢子的腹部割去, 一刀一刀的…., 把肉就這樣血淋淋的割下, 盛在一個盆子裡, 盆子邊還放著一把沾著血的剃刀… .

驢子的的確確是生的, 還沒死, 他目瞪口呆的把視線從那鮮血淋漓的腹部轉移到驢子的前方. 他發現虛弱的驢子正以一種非常非常怨毒的眼神望著他 …

一接觸到那驢子的眼神, 他不自由主的心頭一震, 那時候, 他只感覺到被那驢子盯著, 全身的毛孔都站了起來…

他低下頭來看著那本來盛著驢子肉的碗, 只感覺到一陣陣的羞愧和汗顏, 他轉過頭來迴避著那驢子的眼光, 放下了碗跑了出去. 在棧子外, 就把那驢子肉給全都吐了出來… .

他說, 至今, 仍然忘不了驢子那怨毒的眼神, 他也發誓, 從今以後再也不敢吃什麼來歷不名的美食了… .


千百年來碗裡羹, 冤深似海恨難平, 欲知世上刀兵劫, 但聽屠門夜半聲.

宋徽宗時, 流寇作亂, 賊兵所到之處殺人方火, 尤其是安陽鎮一帶為禍最慘烈. 後來有一位和尚, 能在入定中知過去未來, 大家就向他叩問, 這是何種緣故, 和尚為此事入定, 所以他能明白這件事的詳細因果, 他告訴大家說:”安陽鎮一帶的人, 平時殺業比其他地方都慘重, 所以如今所受的報應也比其他的地方慘重, 但是這報應只是個開始而已, 冤家對頭才剛找上門來呢 ! 大家別想有安靜和平的日子過了.”. 果然不錯, 此后, 連年兵災戰火, 人民屢次遭受屠殺, 幾乎人煙滅絕了.

摘自因與果.

阿滿的音樂生涯

阿滿的音樂生涯
阿滿不太唱歌﹐ 是個音痴。 要唱嘛﹐ 通常都是在聖誕節才唱。 今天臨放工的時候﹐ 去了CHATROOM瞧瞧。 遇見了一個叫HUHLI的新人﹐ 他說他是檳城人﹐ 靠寫歌賣唱為生。

聽起來很COOL﹐不過我倒想問問他有沒有在夜市場兼職賣純餛。 要放工了嘛﹐ 肚子難免有點飢餓﹐ 腦子裡浮現的是一片夜上海的景色。 想想﹐ 有個賣點心的小販在街邊﹐把他自己寫的歌用他那獨特的歌喉唱出﹐ 來推銷那點心﹐ 這多浪漫﹐ 這只怕連那遠在南京的22也會懷念起這裡的食品﹐ 而滿嘴巴口水的。。。

談起了音樂﹐ hm。。。我阿滿倒有學過樂器﹐ 雖然是一段蠻短的時間﹐ 不過這件事想起來﹐ 也會忍不住令我阿滿傷心痛哭感動淚涕的。。。

阿滿的家鄉是在一片丘山上﹐ 四周綠林圍繞﹐ 風吹起來的時候你可以聽見葉子的聲音在嘩啦嘩啦的響﹐這似乎是個培養音樂家的好地方﹐ 不過至今這裡連會唱山歌的也不多見﹐ 綠林好漢到是出了不少。。。。^_^

那年﹐ 是在第一個榴槤成熟季節的時候﹐ 那時我還剛讀初中﹐ 在一班鄉親父老的盛力邀請之下﹐我參加了鄉下一個叫義興福綠長生極樂的合唱團﹐ 而我﹐負責吹喇叭。 這個音樂團的名字雖然土﹐ 不過完全以以黑色為主﹐ 相當符合潮流﹐據館主說﹐ 這種音樂在西方世界﹐ 還蠻受歡迎。。。

啊! 對了﹐ 這個音樂團的背後老闆好象是從事某種昂貴柳州木材買賣的。。。 那一段學習的日子很苦﹐ 我阿滿常被人埋怨吹得不好﹐他媽的﹐ 不早說﹐早知道要找個夠氣魄聲量大的﹐ 他為何不找只河馬來吹?

所以我經常在家一個人躲著練習。 本來練的還好好的﹐我也認為自己我吹得已經不錯了﹐ 一直到有一天﹐ 當隔鄰的大叔跑來敲我家的門﹐ 和我爸產生了以下的一些對話之後。。。。。 "阿滿的爸﹐ 我是來向你兒子借喇叭的。。。" "老缸﹐ 我不知道你對吹喇叭也有興趣?" "不是啦﹐ 阿滿的爸﹐我很佩服令兒用功學習的態度﹐ 只是我這幾天一直失眠﹐ 今晚實在是想好好的睡上一覺。。。"

在那天之後﹐ 我一舉起喇叭就被老爸趕出了家門。 不要緊﹐ 鄉下地曠人希﹐ 我阿滿﹐ 能練習的地方多的是。最壯烈的一次, 也是最後一次﹐因為雨天的關係﹐我練習到半夜2點才摸著黑回家﹐ 當經過了村口大牛家的時候﹐大牛是村裡出了名野蠻的... 我見到了有個黑影在他門前閃下閃下﹐ 天 ! 准是小偷沒錯﹐ 情急之下﹐ 我阿滿拿起了那個喇叭就吹 ! 嘩 ! 立竿見影﹐好厲害﹐小偷望風而逃﹐連屋裡的大牛也驚醒了﹐ 我阿滿這次可立了大工了! 只見到大牛憤怒的沖了出來﹐ 我心想﹐ 快呀﹐ 快去把小偷隸住啊 ! 只見大牛怒氣沖沖跑到我面前﹐ 咬牙切齒﹐ 劈頭第一句就問﹐

"@#$#$%....你有看到那個吹喇叭的麼?"

天色朦朦的還下著細雨﹐ 我阿滿手上拿著的就是一把察得亮麗的小喇叭。。。。 在挨了一頓打之後﹐ 那年﹐在第一個榴槤成熟季節接近尾聲的時候﹐ 我阿滿就結束了他那可歌可泣的音樂生涯。 完。。。 真是小喇叭﹐ 敢不上晚班的車了。。。

(版权归阿满所有,不得翻译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