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九月 30, 2016

新加坡博彩的历史

读一读新加坡博彩的历史, TOTO, 4D很有趣, 原来当初新加坡政府利用它来筹募基金, 建立国家体育馆的。

新加坡博彩公司每收1元赌注:

--67%将被拨出来充当奖金;
--2%则为新加坡博彩公司的运作成本
--31%用来支付税务,盈余的交给新加坡赛马博彩管理局(Tote Board)

这让我眼界和思路大开!

原文出处: http://www.wanbao.com.sg/local/story20140811-34880


全文:
本地的博彩,指的不外乎是“多多”、“大彩”和“万字票”,这几个名词让人耳熟能详,可是,大家懂得“玩”之余,对它的过去又知道多少?

你是否还记得,本地第一张大彩是在什么时候发行的?当时的奖金是多少?

你又是否知道,新加坡的多多,原来跟7个保加利亚人有且密不可分的关系?而在电脑普及化之前,多多又是如何靠人力,一张一张核对的呢?本篇大特写,带你走一趟博彩史,重温当年的一些趣味十足的点点滴滴。

赌,一直存在你我周边。不信?你可以随便“捉”一个人来问问看,此人或许不懂英文,A、B、C都可能无法念到Z,但只要你提起万字票,“iBet”这个词,他大半都能念出口!

赌,是长期的社会问题,英国殖民地政府深知这点,所以早在1929年就颁布了禁赌条例,除了新加坡马会的赌博活动之外,其余一律犯法。然而,即使有了禁令,坊间的非法赌博活动依旧猖獗。

在长堤彼岸,各类赌博活动却持续蓬勃发展,地下厂有4D万字票,吉打马会和彭亨马会也各出奇招,推出彩券、2D和3D万字票,甚至给予下注折扣。到了1959年,马来亚彩券的头奖奖金甚至调高到35万元,导致国人踊跃到对岸下注,每星期就有大约25万元流失到对岸。

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新加坡马会盈利大受影响。

另一方面,新加坡的非法赌博活动日益猖獗,非法赌博涉及的款项估计达1亿2500万元,这笔“黑钱”所应缴交的大约4000万元税务,也是政府的损失。

摆在眼前的事实,让新加坡政府不得不重新检讨对博彩采取的一贯立场。政府要遏制非法赌博活动,要提供合法管道让大家解解赌瘾,同时又为国家带来可观的收入,于是,新加坡第一个4D万字票终于在1966年5月,由新加坡马会正式推出。

当时的彩金,每下注1元,奖金高达2000元,远比3D万字票5毛赔300元的赔率高出许多。难怪4月开始收注时,位于罗敏申路的马会天天爆满,下注人潮多到造成交通阻塞。

首个彩券1966年开彩

1966年,刚独立的新加坡,需要大量资金建设基础设施,兴建国家体育场更需要一批可观的资金。政府于是通过临时法令,允许新加坡马会推出“新加坡彩券”筹集资金。

经过了一波三折,新加坡彩券总算顺利推出,并在1966年12月11日开彩。

当时的彩券价格是每张1元,头奖奖金35万元。与此同时,马来西亚方面也宣布把头奖奖金提高到40万。尽管如此,新加坡博彩史上的第一期博彩,还是取得了大约150万元的盈利。

12月22日,马来西亚政府宣布禁止在马国售卖和拥有新加坡彩券,而在这之前,新加坡也已下了禁令,不准售卖马来西亚彩票或马会的彩券。

第二期的新加坡彩券在1967年1月29日开彩,而自此以后,开彩日每隔4到6星期举行一次。

西方取经 推出多多

在新加坡彩券酝酿推出的同时,财政部成立了委员会,专门管理和管理公共彩券的经营。也在这一个期间,本地博彩跟保加利亚扯上关系。

那是1965年,我国刚独立,惹兰勿刹体育场根本不够用。在那段期间,两名保加利亚体育教练受聘在本地协助发展足球和篮球运动,时任总理李光耀出访保加利亚,保加利亚的贸易团过后也到访本地。

根据新加坡博彩公司1998年出版的丛书《Just A Little Flutter》的记载,当时的社会事务部和文化部长奥斯曼渥(Othman Wok),跟保加利亚代表交谈时,谈到保国通过发行国家彩券筹集体育资金一事。我国政府事后派人到保国进一步了解了整个运作模式,财政部长吴庆瑞更在1967年12月的国会上,第一次提到了发行国家彩券。

翌年3月,7名保加利亚代表来到我国,策划推出国家彩券,其中4人过后继续留在新加坡当顾问。1968年5月23日,“新加坡博彩私人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推出了“多多”这个家喻户晓的数字游戏。

最初挑战:多多很难赢

万事起头难,多多亦不例外

多多刚起步时有49个号码,公众必须测中其中6个才会中头奖,但大家很快意识到中奖几率只有1300万分之一,奖金又不高,所以都裹足不前。博彩公司于是加以调整,只要测中5个号码就能赢取至少10万元的现金奖,假使第一和第二组奖金没人赢取,下一期的多多奖金就会增加5000元,直到20万元的顶限。

摇珠开彩如一场时装秀

多多博彩推出初期,由于不熟多多,下注者买多多时难免会问东问西,卖的人得费尽唇舌解释游戏规则,并面对没耐性乱发脾气的顾客,很多销售代理因此放弃执照,才过了半年,就有超过102个销售代理退出卖多多的行列。

于是,博彩公司便在全岛各地设立多多亭,还聘请兼职员工,在周末和公定假期到商展、博览会和组屋等处售卖多多。然而,多多亭的广泛设立却引来批评,被指鼓吹赌博,简陋的小亭子摆在巴刹和街边也有碍观瞻。这些多多亭过后陆续拆除。

老一辈的多多迷,对于1968年6月9日,在维多利亚剧院举行的第一次多多摇珠开彩或许还有印象。一个个模特儿身材、身穿迷你短裙和高跟鞋的女郎,在舞台上排排站,每摇出一个号码,其中一个“佳丽“就会举起写着相同号码的牌子,走到台前示众,过程有如一场选美秀。


推出首数月反对声浪不断

多多推出的最初几个月,反对声浪不断。可是要筹集兴建国家体育场所需的6000万元经费,单靠公众捐款,达标日将遥遥无期。

1969年,新加坡博彩公司从新加坡马会手中接过棒子,于2月以新加坡博彩公司名义推出第一张大彩,这一来,政府就省下每期支付给马会的大约5万元经营费用和1万7000元的佣金。大彩头奖奖金,也从35万元调高至40万。

同年8月,多多的开彩日,也从原本一星期一次增加到到两次(也就是星期四和星期天)。

到了1969年8月,博彩公司已经累积了一笔580万元的储备金,从1968年到1976年之间,新加坡博彩公司就贡献了1450万元兴建体育场。

多多在70年代也经历过低潮期,每期的销量只有10万元,民众普遍认为它很难赢。头奖大约每隔3个月才被赢一次,每次的奖金不会超过20万,与40万元大彩头奖奖金相差太远。

于是,博彩公司决定在多多的奖金结构上作出调整,推出更多组别的奖金,增加公众中奖的机会。从此以后,即使测中3个正字和额外号码,甚至2个正字和额外号码,公众都会有钱拿。

经过多年演变,多多的玩法变得“稳定”,供多多迷挑选的号码如今有45个,测中6个正字,第一组大奖就是你的。

人工核对票据费时费神

现在的多多,名堂五花八门,团圆多多、红包多多、周年庆多多、F1多多和中秋多多等,“多”到不胜枚举。

在电脑高度普及化的今天,一张多多票据有没有赢钱、赢多少钱,只要一扫描就一目了然。然而,在1985年全面电脑化之前,多多原来是采用人工一张一张核对的,过程费时又费神。

当时的多多,每一注会有A、B和C三张固本,A固本由下注者保管,B和C固本则由代理保存和整理,并在开彩4小时前把B和C固本交到博彩公司。

在博彩公司,工作人员会先检验B和C固本,跟着在C固本喷上化学透明染料(每一期都会使用不同颜色的透明染料,染料的颜色也只有少数高级职员会知道),锁起来严密保管。B固本则会被保存在另一个地方。

每次开彩后,博彩公司会制作一个印有所有多多号码的模板,模板上的小洞,就是当天开出的幸运号码。工作人员只需用模板盖住固本,检查小洞口,就能知道固本有没有赢钱。

工作人员找出赢奖的B固本之后,再由另一组人员把C固本搬出来。这组人员会再在C固本上喷洒化学剂,让之前喷在C固本上的化学色素出现,跟着再跟B固本核对一轮。

每次开彩,工作人员都可以忙到凌晨2时,就为了赶在中奖者隔天拿着A固本前去领奖前,把一切准备就绪。

主播见证无数开彩仪式

说到多多和大彩,不可不提当年的“丽的呼声”主播、有“唐老鸭”之称的郭贤华。他和布莱恩里其曼(Brian Richman)携手为新加坡博彩公司主持过无数次的多多和大彩摇珠开彩,对摇珠开彩最熟悉不过。

从80年代开始主持摇珠仪式的郭贤华说,早期的摇珠开彩多在购物中心举行,从水仙大厦(Colombo Court),到跟丽的呼声联手举行的“幸运时光多多摇珠开彩”,到凯联大厦(International Plaza),再到实里基路,他都一一见证了。

“当年在摇珠开彩后,还会有歌唱表演节目,大彩开彩后还有晚餐吃,非常热闹。”

残障阿叔卖大彩谋生25年

45岁的残障人士柳国平,靠卖大彩谋生25年,见证了大彩这些年的变化。

“大彩最早是一张1元,但我入行时,大彩是一张2元,然后在2006年又再提高到一张3元。”

当然,售价提高的同时,大彩的奖金也一直在调整,从最早的35万、40万、100万、200万、220万,到现在的230万。

他说,大彩价格,对销售额有一定的影响倒是真的。

“早年一张2元时,我一天可以卖出三四百张大彩,现在的销售情况已经不入从前。”

博彩赌注去了哪里?

国人买博彩,赌注去了哪里?

新加坡博彩公司是新加坡赛马博彩管理局(Tote Board,简称博彩局)的全资子公司,博彩局隶属于财政部。

博彩公司从多多、万字票、大彩等博彩活动,以及体育赛事上的博弈赚取收入,必须在扣除营运成本、分发给得奖者的奖金,以及向政府缴纳税务后,把盈余交给博彩局。

博彩局是本地最大的赠款组织之一,除了博彩公司,新加坡马会在赛马方面,以及赌场入场税所得到的款项,都会用来改善社会,或发展艺术、文化与体育。

为了加强社会援助网络,博彩局在2006年设立赛马博彩局社会服务基金,之后每三年就向基金捐赠款项。

博彩公司受询时表示,公司无法透露每年交给博彩局的盈余的数额。

然而,新加坡博彩公司主席陈天立,在去年4月28日为密驼路新加坡博彩大厦举行开幕仪式上讲话透露,公司在过去5年里,给社会回馈了100亿余元。这笔钱是通过直接向政府缴税,然后经博彩管理局将盈余捐助给体育团体、社团和慈善活动。

新加坡博彩公司每收1元赌注:

--67%将被拨出来充当奖金;

--2%则为新加坡博彩公司的运作成本

--31%用来支付税务,盈余的交给新加坡赛马博彩管理局(Tote Board)

博彩公司交给博彩局的盈利,占后者每年收入的三分之二。

本地博彩史点滴

*在日本占领新加坡的三年零八个月里,日军为了筹钱资助军事侵略行动,在1943年发行了“兴南彩券”,并在同年8月开彩,这也是新加坡史上的第一张国家彩券。日军也在1943年年底让赌博合法化,允许当时的三大游乐场经营赌博行业。

*1959年6月,自治后新上任的时任总理李光耀,驾驶马赛地到总督府。照片见报后,车牌6566马上成为新、马两地万字票的大红字。

*1969年11月,新加坡博彩公司以面值150新元的金币,当作是部分奖金发给中奖者,这样的做法引起合资下注的中奖者不满,因为金币很难分。尽管博彩公司表示不会硬性规定中奖者接受金币,但这个主意从此就没再使用过。

*新加坡大彩在1969年2月28日第一次开彩,当时的头奖中奖号码是2546676。

*1972年,两名同样41岁,同在1931年11月3日出生的多多迷,赢得多多头奖19万元。当时开出的中奖号码是3、11、19、31、41。

*第一期由新加坡博彩公司主导万字票,在1986年5月31日开彩,在该期开彩中,许多华人眼中的吉祥号码“8”重复出现在头奖的四个号码里,中奖号码是8388。

*1990年5月,一名超级幸运儿,跟“自己”分享多多头奖237万元奖金。在第454/90期的多多开彩中,他花了4620元,买了10注系统12,结果其中两注包含了6个中奖号码,即3、4、13、28、37和38。


没有评论: